重返学校13

周六去听my little airport的live。

跟朋友讲,她很惊讶,我才再次意识到在香港的privilege。这里看起来很日常的事情(事实上票没有我想的火爆),在大陆动不动封禁的语境里是多么遥不可及。

还没进到场内,就闻到一股叶子味儿。门口很多潮男潮女们蹲在地上抽烟。来了才发现,演唱会是室内的,3500人的场,我以为是露天演唱会。但想想,他们歌确实更适合在室内唱。低低的,讲述式的,需要一个场把情绪凝聚起来。

每首歌都把歌词打在了大屏幕上。歌词实在是my little airport的精华,是对话、记录、日记、诗的混合体。充满私人记录和本地记忆。朋友的名字和心事直接作为标题,而各种香港地名,常去的游泳池、茶餐厅,足浴店,家附近的地铁站台也直接入歌,还记录和不少和朋友的对话。听他们的歌就像在读一本个人心事日记。

但这本私人叙事中,又融入了不少政治和社会题材。事实上,有不少歌词讨论失业、疫情、对香港的失望、政治人物的无能、独身的压力等等。《給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是我在现场第一次听,我现在每天要做金钟方向的港铁从学校回家,歌词是这样的:

曾經你都是夾在月台上的人
當時你覺得入了車廂內的人
有責任盡量前行

如今你經已是進入了車廂內的人
但你忘記了四班車之前
你的月台人身份

金鐘地鐵站車廂內的人
為什麼你們不行入啲呢?
你們曾經都是夾在月台上的人
曾經都希望前面的人行入啲
但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時移勢易
等咗四班車之後你們的機會來了
入了車廂你們就不再行入啲
歷史不會原諒你們
渣滓 你們曾經是夾在月台上有理想的人
理想是什麼?
人們說理想是在彼岸
但你知道理想就是逼前面啲人行入啲入啲再行入啲

这个上车的意向实在是让我有太多共鸣。现场还有几首在疫情背景下创作的歌:為了和你食lunch才打一針/講笑 (也有一分真)…我想要把口罩除低/我想要把你的一切都除低..

为什么他们可以说出来?

小飞机场的歌曲通常很短,有些只有45秒。他们写歌的时间也总是那么短。网上搜,阿P说他只用了两分钟就写好了一首歌。他把这首歌通过电子邮件发给Nicole,不久之后,她又回复了另一首歌。

45秒的歌,一点点的私人记录,也是一种抵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