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学校 02

现在是早上9点03分,距离今天10:30的课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有时间在图书馆快速写一写这两天的日记。早上7点50睡眼惺忪的起床,在家吃了个早餐,换上衣服,坐上两站地铁,8点45到达校园。今天学校突然多了很多人,等了两趟校巴才坐上,在熟悉的位置坐下,开始今天的一天。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心情有些兴奋和紧张。从早上10:30到下午9:15四节课,我都排满了。因为前两周是add/drop时间,你可以听你感兴趣的任何课,然后选择是否要替换原来的课表。我准备把我们系的所有老师的课都听一遍,看看是什么来路。今天的四门课分别是:“Ethics and Human experience”、“anthropology of body, love and emotions”、“museum and anthropology”、“gender and culture”。

昨天晚上在家淹没在reading的海洋里,通常一门课就是30-60页英文的reading。最短的一门是10页英文reading。我算了下,因为有很多社科生词,读10页英文reading 我花了1个多小时,边写边记。对那些30+页起的reading我直接瘫痪,昨天干了一门半的预习我就累了。周五的时候orientation,有学生问怎么来学这个taught program,因为这1年是没有field trip要求的,我们的任务是大量都阅读和写作,建立对这个学科基本框架的认识。教授说:没有捷径,唯一的方法就是indulge yourself in the reading, swimming in the reading。swimming这个词可真是够形象。想到和鲍勃做的盲鸟营地,想要迷失然后寻找新的方向,第一步也是大量过载的刺激先包裹你。一个道理。

大部分的课程分为lecture和tutorial。tutorial是学生主导和自主进行的讨论研究。课程大纲里对tutorial participation的要求是: ”Every student is expected to be an active member in class and in contributing to a meaningful learning experience. Listening carefully to others, raising relevant questions, posing alternative interpretations, bringing in outside material to enrich class discussion via conference or other means are just some of the way to do so. How ready and conscientious you are in class will directly affect how much the whole class could gain from the course. “一边看,一边想这部分怎么跟盲鸟自发的小组学习结合起来。如何能做到这种激发呢?等上了课再来记录一下。

周五orientation认识了一个新朋友Maggie,她在我们系念PHD,周五和她去尖沙咀的海边走了走。她跟我讲她最近在写明年田野研究之前的proposal。这个东西字数本身不多但不好写。前提是要看非常多相关主题的书,把已有的讨论和观点都了解消化,再提出新的视角。“读PHD就是一种学术训练,怎么去消化这么大量的信息,怎么在这些基础上构建有建设意义的问题?“ 我发现学术界很喜欢用食物做比喻。”消化不良“、“别人的东西是生的菜”、“融合炒一盘新的菜”、“每个厨师做出来的味道是不一样的“。她还给我推荐了一本书《writing your dissertation in fifteen minutes a day》,每天写15分钟,这也是一种训练。“

喜欢训练这个词,自己重新回到学校接受训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