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自由」与「嵌在系统里」

这两天在读弗洛姆的《逃避自由》。这本书知道很久了,但是一直没读。看刘瑜写她做女博士的时候,有时候会羡慕那种朝九晚五甚至家庭主妇,她说她太知道有时候想要逃避自由是什么感受了。这勾起了我开始读这本书的兴趣,我隐隐觉得这可能跟我想要处理的自由职业者的困境有关。

果然,这本书讨论的是「自由之重」从历史的角度,梳理一个人怎么是从中世纪完全对“个人”无意识的状态,变成现在每个人都口口声声要追求自我,但事实上又在行动上逃避自我的原因和过程。这当然是伴随经济发展和资本主义出现,个人摆脱了经济及政治纽带的束缚。但他同时摆脱了曾给他安全感和归属感的那些纽带。新获得的自由变成了诅咒,亚当吃下果子摆脱了天堂甜蜜的束缚,获得了自由,但此时他却无法自由地治理自己,无法自由地实现个性。

而这又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乐园一旦失去,便无法返回。正如儿童永远无法在肉体上返回母亲的子宫里一样,人挣脱了束缚自由的纽带(如剪段母与子、原始共同体成员与其部落及自然、中世纪人与教会及其阶级的纽带)但如又没有积极实现自由和个性的可能性,这种失衡的结果便是:人们疯狂的逃避自由,自由变成一种难以忍受的负担。为了克服孤独与无能为力感,个人便产生了放弃个性的冲动,要把自己完全消融在外面的世界里。

弗洛姆在整本书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自发性的爱和劳动。解决个体化的人与世界关系的唯一可能的创造性方案是:人积极地与他人发生联系,以及人自发地活动—-爱与劳动,借此而不是借助始发纽带,把作为自由独立的个体的人重新与世界联系起来。

我越是看弗洛姆的书,我就会越在想这种从刚离开消极自由,还没建立积极自由和自己的自发性的过程。这种真空状态,越是需要有人做些什么?

因为我发现这是我身边大部分辞职的朋友遇到的困境。辞职是一个切断与主流母体的脐带的过程。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挣脱束缚自由的过程。但是这种消极自由还不够。从挣脱束缚,到真正的自立,可以自己站起来自发的做事,还有很长的距离。而这种真空状态是让人害怕的。

刚好周一晚上听鲍勃分享他和tony在abc书展上分享的个人研究的对谈。主办方希望他们提供一些给个人创作者的工具包。鲍勃提供的是:「嵌在系统里」。我感觉刚好和逃避自由可以有一些呼应。他的意思是把个体放到一个更快速的反馈环境里,避免衔尾蛇效应。更具体展开是三层:

  • 个人层面:寻找一个反馈更快的系统
  • 嵌在一个利他的系统里:小团体,只有互相榜帮助,做彼此的工具,把彼此作为方法
  • mainstream vs alternative:如果有心改变系统,你必须还是要嵌在系统里 

这里的系统和那种科层制的系统不同的是,它是处于自发建立的小的共同体。有这种小的共同体给你提供力量,你才能去对抗那个超级大的系统。比如最小的单位是婚姻,两个人的系统,阿坤在某方面就是给我提供了快速的反馈循环,因为和他的关系的稳定,我才能去让自己稳定,可以去面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

今天看刘瑜的书也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她说随着结婚率的下降,是不是会出现「自由人的联合体」时代。““其实,Friends里面那六个人、Seinfeld里面那四个人、Will and Grace里面那四个人,就有点“自由人的联合体”的意思,友谊、爱情、亲情非常有机地融为一体。试想,如果Friends里面只有Rachel和Ross两个主角,Seinfeld里面只有Jerry和Elaine,Will and Grace里面只有Will和Grace,或者《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只有米兰和夏雨,那该是多么乏味的肥皂剧啊。“

不管是「嵌在系统里」还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好像都是一个帮助个体逃离自由的小环境。我们还是需要这样的环境啊。对创造这种小环境乐此不疲。我能做什么?逃离自由的需求正好是我们做「rebuild项目」的出发点。12号会发布这个项目,到时候再来专门写一篇我在做项目时的思考。

1 Reply to “8.5|「自由」与「嵌在系统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