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把7月定为:不push自己月

遵循自己的能量流动

整理Mathew对话时他说,那时gap时我对自己就一个要求,不push自己。我早上在感受这个状态:做啥都可以,不push自己,感受自己的状态,做喜欢做的事,很安静。

昨天和自己的访谈文章刚了一天,回家极度疲惫,和wanni打电话。晚上一直在想她说的:你的价值不是要被别人来认可,你自己可以肯定你自己的价值,你的存在就是价值本身。

昨天我们分析为什么我这么着急要去写「工作的对谈」,那种需要向外界证明自己的价值和能力的驱动,像鞭子一样抽着我,在生活里变为一种强烈的不安,我无法安心停留。我在强迫自己,内在的强迫自己,要求自己「你必须」在这个日期内写满多少篇哦。每天早上起来可能都不想写,写不出来的时候也不想写,可是我还是会强迫自己「你必须!」,强迫或者规定自己。然后就会跟自己硬刚。生活有很大一部分力气是用来自己鞭笞自己,自己抵抗自己,所以经常觉得写的很累。

像是一个内在的暴君,毫不珍惜我的状态,不去感受我的状态,只是用结果去压迫我,要求自己更多,你必须,你必须,你必须。

可是其实我每次写日记的时候都是特别自然的涌动。那种时候总是写的特别快。而且因为是为自己去留下记录,没有要去服务别人的意识,没有这其中的自我否定和攻击的时候,能量是自然流动的。

这个月想去做一件完全相反的事,不要管那个内在强迫性的声音。不push自己,就是真真正正只是在生活,感受自己想做的事。不想做的事就不做。写东西也是,有感觉才去写,不是为了写而写,也不是为了deadline而写,也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才写。只为自己的感觉而写,不为得到谁的认可而写。

去学着建立一种轻松的状态,把所有肯定自己的时刻记录下来,自己去肯定自己,真的能做到存在即是价值本身(更新:已经在在channel开了一个给自己的夸夸群,积攒自我夸奖)。

想探索就探索,不想探索就休息。然后不用因此而诋毁自己,或者觉得自己不好,然后又开始自我攻击,我觉得我可能最重要的就是学着顺着自己的能量来做事。不是用指挥和命令自己的方式,即使那人是我自己。

当我真正开始爱自己,
我才懂得,把自己的愿望强加于人,
是多么的无礼,就算我知道,时机并不成熟,
那人也还没有做好准备,
就算那个人就是我自己。
今天我明白了,这叫做“尊重”。

昨天我就一直在想《行动瑜伽》里的一句:行动,而不执着于行动的结果。

那个模式切换了,变成关心自己和爱自己的模式以后,好像很多事情都可以不用去做。又有好多事情需要去做。对阿坤,我今天问他,我给自己建了一个夸夸群,你需不需要这样一个channel?他回:I don’t need that,i want support. I need in real scenario。一下子又让我觉得很愧疚,我太关心我自己了,把自己放的太大了。

包括昨天wanni说你去看看上海这些封孔的人吧,去看看众生,你的ego会转移到别的地方,不会老是只关注这个。

关于创作和生活之间的关系,我现在想明白了,创作是you dont have to but you’re nice to have 的一个东西。上次跟fish也有讨论过。创作是生活的副产品,是在你关心生活后自然流出来的。我把它拔得太高了,太需要用它来证明自己了,生活变得是拦路虎,我要把生活的琐碎隔绝起来去搞创作,这带来的结果就是灾难性的。我会不停困在那个自我judge的牢笼里,而没有办法去生活里透一口气。这个最好的例子或许是Craig mod,把自己的生活作为作品。

真的是顺从自己的能量,去生活,去研究生活里发生的事情。这种松弛和弹性,这种放松才能让我找回好奇心。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让自己的活力自然而然的出来。”只有当我们放松的时候,才有可能生机勃勃。” 

“最重要的是你不再关心你自己,不再担心别人的嘲笑,不再把微小的琐事同破产、失去爱情、失去朋友和死亡联系起来,从而产生难以捉摸的恐惧。无所顾虑,无所祈求,全然没有威严的外部因素,唯有笑声和雨水。” 

想想让你真心高兴的事,想想喜欢的事物,想想那些无需与别人分享的自我满足的时刻:”在日内瓦的秋雾中吃着放在小纸包里的热栗子,在利马夜晚的街市上吃串在小树枝上烤的小肉串,在加州的海边看海水冲击和消退,看圣诞树上闪烁的蜡烛和鸣响的铃儿,在火车上的亲友告别,招手、送上飞吻,沿着站台奔跑,或者周日和全家人一起散步,最小的孩子落在后面,看路边的青蛙和旧鞋子····” 

最重要的,是爱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