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基于自己的决定去生活

个人意志的复健运动。

今天在整理Mathew的采访对话,后劲很大,整理文字稿的时候我需要停下来喘两口气。

整理的时候就是有点不敢看,不想去想。但是胸口又涌动一些情绪:愧疚、难受、然后想要把这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心情。倒不是聊了什么了不起的话题,Mathew也不是那种fancy的创作者,只是个朴素的理工男,跟阿坤很像。但是我们聊到一些问题戳到我的软肋,让我重新意识到了一些我在逃避的东西。

- 我不太了解,因为我不是你这种人,但是我觉得你想的事情应该和我不一样才对,但是都要找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你应该想一下自己这种性格,这种天性适合干什么?我觉得天性对,没有好坏的,只是说你不会成为我这样的人,也不应该成为我这样的人,我这样的人未必就好。
我觉得你这样的人可能可以做很多事情,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会做得很好。
比如说像你现在这样,你就可以思考一下你是不是可以长期这样做下去,做人类观察,去了解不一样的人。然后你要想清楚这件事是不是你真的想做的?然后这种状态是不是真的比工作要好?我觉得但是我觉得下结论还是比较重要的,你还是要想来想去,不管是想多久,你还是要给自己一个结果,就是我到底要不要去上班,我到底要不要过这种生活?有候强迫自己寻找一个最终的结果。

-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意思?就是给自己一个决定,然后在这个决定基础上去做事情是吧?
- 对,不然我觉得可能会就跟你讲了一样,还是不知道还是比较迷茫的状态。迷茫其实就是没想清楚。然后如果你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我就是要可能我今年我就是要把这个问题想清楚,那我就一直想这个问题。然后最后我做了决定以后,我就可以基于这个基础去发展我的未来了。我觉得这样的话可能会明确一点。

- 其实我想问比如说下决定这个事情,他是不是就这个决定他可能也不一定是对的,但是就是就基于这个决定去行动了,他就是先找到一个确定的东西先去做,而不是一直漂浮着?
- 对。但是想做那个决定的时候其实也是要深思熟虑的。比如说我最后决定我是不是要来上班,也是想了很多,然后就我还是做一个决定,就是这种状态还是不错的,相对来说还不错的。然后我这觉得我想清楚了,我对比了其他的状态好像都没有这个好,那我就那我就做这个决定了,然后做这个决定,我就按照这个决定基于这个决定去生活。也就是说我未来的生活就是做一个工人阶级,然后有一个自己的家庭。我觉得基于这个就可以生活得比较明确。而且既然你是深思熟虑的话,我觉得大概率也不会后悔,前提是想你真的想清楚。

- 你有没有就是如果你深思熟虑过,你会再会往回去看。如果当时没有做的是另外一个决定会怎么想?你会有这种时候吗?
- 不太会。我觉得没有完美的决定,就是你只要在当下做了你觉得正确的决定,我觉得就是就不会后悔了。对我来说,我的要求就是不要后悔。

我之前标榜自己的“随性”,现在看看真的好像是不去“做决定”。

很多事情做了再说,我会让这件事发生。好几次换工作都是“好,那就去吧”。这种往前冲的性格本身没问题,但是关键是做了以后并没有去反思经验,下次好像又是重复自己的错误的经历 。很懒得去思考和挖掘自己,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和讨厌什么。把自己交给外在的世界了,先冲到世界里去吧(现在想这种“随性”是好一种被动的生活,现在想)事后再去摆脱。而不是主动用自己的意志去选择。

意志,我特别希望在接下来30年可以锻炼和增强的东西。

再往下挖一层,我在逃避的的是什么呢?

一。#把自己推到最高#

像探索真理一样去探索自己的内心的声音

我想到了,我不敢“下决定”,好像总是害怕我做的不是那个正确的决定。我原来以为事情都会有一个“最好”的决定,我很多时候是不敢相信自己做的决定的。担心自己做的决定是错的。对,我不相信自己的感受和判断。我一般会需要别人肯定我的决定,或者得到一个外部认可。

这种对自己的不确定,或者说不敢确定。好像会导致我的「自体」越来越虚。它不被确认和相信。

对,不敢做决定,不敢相信自己的决定。好像原因是这个。有的时候生活不尽如意,我也不相信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去改变,没有真的那么相信自己。比如在市场部我其实不喜欢做bd,我一直想更多的做策划。但是我没有坚持这个,没有主动去让一定要让这个改变发生。当我再找工作的时候,我会囿于过去我做bd经验比较多的事实,不是去创造发明一个新的事实。「我想要,我要去做。」:

- 就比如说你现在是不用工作,但如果你要找下一份工作的时候,你会很认真地去想吗?还是说就投了,然后看有哪些选择再挑一个就完了。
- 我之前都是这样,那可能下一份不会。
- 那我就觉得你是你可能下次做决定的时候要认真想一下,你可能是想得不够多,因为你如果真的想了,你才会把那些条件聚合起来你这样的话其实是你没想,而是你是你不是主动的,你是被动的是吧?对,你是看有哪些我offer在里面挑一个,那是被动的。你不是主动的,目标明确的。

- 你怎么界定生活的主动和被动?
- 对就是我我下一步是干嘛?是我自己决定的,而不是看外界有什么来决定的。
比如说我想出国,那没有外界没有给我这个选项的对吧?这个是要我我去我去实现的,但是我先把这件事情想清楚,我想做这件事情,一旦确定了这个目标,中间的过程都是就难易程度不同,反正难就是多花时间,容易就是很快就实现。但是我是先把我想做这件这个这个这个明确了再说。而不是说我能不能做?或者是能不能给我这个条件?我是没考虑这些,我先考虑我想做,明确这一点了再开始做。

- 你很看重对自己特质的挖掘,「欣赏自己特质」和「更主动的生活」,就这两个之间有关系吗?
- 我觉得有,你不相信自己的话,你就没法真正活出自己,你都不敢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因为你太在意别人了。比如说你其实本来想做这个事情,但是因为你爸妈不同意,你可能出于恐惧你就没做。如果你是这种心态的话,你就很难去主动的生活。你如果按照你的爸妈的想法行事,而就是掩盖了自己的那个初衷,你不就是被动了,在我看来就是那个没有主动去生活。你必须要把自己把自己抬到最高,就是高于所有人,你的想法优先级最高,然后再是你爸妈,你男朋友,然后其他人,你这样排起来,你才能看到自己的内心是怎样的。

我在想一件事情的时候,我尽可能的不要被外界影响,我会刻意的去练习这样想。就比如说你是女的,你可能喜欢数学。但是社会舆论是不是说女的就不擅长数学?然后这有这种偏见。我就刻意地把这个偏见拿掉来想我是不是喜欢,因为你不拿开这个偏见,你会觉得我好像也没有那么喜欢,然后社会又不鼓励的话,那我就不做这个决定。但是也许你把那个外界的因素拿掉,你会发现我还真就喜欢数学,就是你要刻意的抛开那些外界的因素全部抛开然后你就想我到底想要什么?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寻求真理的过程,就是我就想知道那个问题最根本的答案你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就算过得差又怎么样。这是大学时我开始下定决心的时候做的决定。就是我决定:“要让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不让自己后悔”。这个是我可能下的第一个决定。

「个人意志」,我想到这个词。will 和willingness。Mathew和埃贡震到我的都是他两在主动发明自己的现实。他们是从自己想要出发,而不是现实已有的选项出发。

其实做错了又怎么样。至少在实践中练习对自己的确认。像Mathew说的,”这个决定不一定是正确的决定,而是自己经过深思熟虑以后,不会后悔的决定。“ 他说,把自己推到最高,要把自己推到外在环境,你的父母和你的老公之上,你是那个做决定的主体。我好像从来没有这么看重过自己。

本质上你得敢相信自己啊,你不相信自己的话,你是没法真正活出自己的,你都不敢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因为你太在意别人了。我感觉这个对我好像更像是答案。我的自体不稳,我总是跟自己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啊“,然后迷迷糊糊就过去了。但是那个自我好像是要自己一点点把它夯实的。

二。基于为自己做的每一个「决定」去生活

什么是“对”的决定?不是在外界权衡利弊,而是让自己不会后悔的决定,这样你就是在对自己负责。

坤今天说,成熟没有捷径,就是承担责任。对自己承担责任,对自己身边人承担责任。Mathew说,正确的决定就是你内心深处的决定。

很多时候没有一个正确答案,我就是得做决定,把它先变成一个答案。那个做决定的过程很重要。「做一个决定」这件事真的可以解释很多事情。就像结婚的时候,很多人会问你怎么就确定这个就是那个对的人了?还是回到这里。没有一个客观上对的人,而是你下定了一个决心了,这对你就够了。

就像是找路的时候,如果你一直不确定这条路要不要下脚,下一步好像也没有办法往下迈。可是每个决定都不下定决心去做,就像每一步都不敢踏实去走。对自己走的路总是不确定,不敢确定。这种不敢确定是来自己对自己的不敢确定,后面每一步都是虚的,不敢建立在确实的对自己的自信和感受上。

自己为做自己的每一个决定,就像是给自己这个房子一片一片添砖加瓦,自己把自己搭建起来。自己一直否认这个过程,不敢去做决定,那个基础好像一直是不牢固的。自己也会越来越漂浮不稳,对自己认知不清,不敢相信自己的。

这次聊完更明白了自己不敢做决定的那个底层原因,是自己那个底很不稳。过往的经验没有给我作为踏实的基底,自己也没有给它「确认和赋权」所以当我要去找一个新的东西或者我要做什么的时候,我就好像又要重新去找。我的生活决策没有基础。其实不是要外在的那个「客观的答案」,答案真的是「我决定,我想要这么做。」

- 我觉得总要做一个决定的,你做自己内心深入最想要的那个决定就是对的。因为你如果想说客观的对的决定,很难讲这世界上很多事,那你去是北京未必是最好的。也许上海更好是吧,也许你去外国读本科更好。就这种东西我说的不是那种客观上对不对?这个对,只是说不会让你自己后悔,因为你想去北京对吧,然后你去了。我觉得这就是正确的事,而不是说北京就业好还是上海就业好还是深圳就业好?也许深圳就业更好。也许你上深圳大学,虽然学校不好,但是就业更好的,但是我不是这样看的,我觉得正确决定就是你内心深处的决定,所以你想去北京你就去了,那就是正确的,你就不会后悔。你 10 年以后回来看也不会后悔。是不是。

什么是什么「深入内心的决定」?不敢相信和认识自己的人可能都不敢给出一个回答。Mathew说他如果给自己一个问题(比如怎么过这一辈子),他一定要探寻到找到答案不罢休,好像一个寻求真理的过程。最后发现居然要像探寻真理一样去探寻自己,从自己去找答案。好,好。

基于自己的决定去生活。这句话拆开:那个#自己#是相信自己,发现自己的特质。而#基于自己的决定#去生活,则是帮助自己盖房子,一砖一瓦把自己对自己生活的决定和确认建立起来。

最后回到「个人意志」这点,说到这个我还想到recurse center里面提到的「Build your volitional muscles」:Building your volitional muscles means growing your ability to make decisions about your work and learning based on your own curiosity and joy, rather than external pressures and fears. Your volition, or ability to make decisions and act on them, is something you can grow by exercising it, just like a muscle. This requires reflecting on what you really want, being honest with yourself, and acting accordingly. Sometimes it’s hard to untangle your intrinsic motivations from feelings about what you “should” be doing, but with time and practice, it gets easier. You have to constantly ask yourself what do I really want to do? And then do it.

这里用像「锻炼自己的肌肉」一样去「锻炼自己的个人意志」。

好一个#个人意志复健运动# ,这个tag 我加了,希望后面可以多发。


6/18/2022补充:昨天跟老叶聊天,我们聊到企业也需要敢于「做决定」,基于自己的决定去发展业务。

她做的是市场调研,她说感到疲惫了,高层只是看市场机会权衡利弊,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几乎你发现没有市场机会。但是重要的是敢于下决定,然后就是去承担风险,把这个领域给做了。如果权衡利弊,什么都做不了。颇像昨天Mathew说的“ 因为你如果想说客观的对的决定,很难讲这世界上很多。我说的是主动的想法,就不是因为外界因素而决定的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