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急迫感和安心感

早上起来像是被一种急迫感推着醒来的。

急迫感,但是又是一种踏实的感觉。觉得最近的状态充实的吓人,必须想要记录一下。

不知道是这次书展遇到埃贡和小河,还是书展本身的经历,还是在书展后的这一周密集读的书本击中我,还有小河给我介绍的手帐方法都让我重新回到自我的觉察。最近晚上还会用憨呐给我的冥想引导语,念着引导阿坤入睡,也引导我自己放松下来。好像对自己的觉察这一周整个把我接触到的事情穿起来了。

最近这种密集的开始理解自己作为人的运转,学习从自己的感受出发去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是一件特别让人心安的事情。很神奇,触摸工作坊关注身体这个点,从身体开始回到对自己的觉察,就让我觉得和自己有了联系。我特别感激鲍勃无意中带我进入这个工作坊,里面接触到的内容像是把我自己打通了一样。原来那种一直用脑子想我要做什么是思想上一种空转,是用脑子在想象,但没有用手和用心。我现在学会更多先问自己的身体感受,创造更多的身体经验。回到对每一天的记录和观察里。另一方面,我觉得这种对身体感受的关注也让我更多去做更多带有身体经验的实践。我需要在在真实的感觉和觉察中寻求要做什么的答案。

另一方面,收到书展的刺激,我觉得要做什么是一个“guts“的问题,很多东西我想了很多遍,或者羡慕别人在做的,其实我只要说“我也要”,前迈一步说,马上就可以学,马上就可以做。我越发强烈的想要找到自己的那个框。想在觉察后开始我的积累,像埃贡一样每周每周往框里装一点东西,一点一点找我想说的话。先拉起一张网,先把一个表现形式找到,满满再往里填。我真的很羡慕埃贡和小样,我觉得这次在羡慕之后加上三个字“我也要”。我也要尽快开始我的实践积累。我不怕跟别人一样现在,我不怕我自己非要怎么想一个新的,就老老实实去研究自己喜欢的,然后说我也要。埃贡说,你的储备积累已经够了,你只是需要实践,你需要“去做”。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学习带来的充实感。好像是一点点增加对自己的理解以后,也打开对周围世界的理解。

今天早上起来是被一种个急迫感叫醒,这种急迫感就在于,我发现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我还有好多事想做。我好像做得还不够还不够,还不够努力。还不够。埃贡说她现在如果还不全力奔跑,她可能就跑不到她想要去的地方,她已经把她想去的地方在心里想了一万遍,她想去巴黎开个展。

我的那个清晰的图片我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我还没有敢想,我还没有展开把一个具体的图景拉到我的生活想象力。

别害怕呀。你看你想去港中文读书,不就成了。好像没那么难。

先踏踏实实把自己生活的基础架构搭建好。想尽快开始手帐的记录,把对自己的觉察落到每一天;然后构造自己的那个框,框是自己给自己构造出来的,不是找到的,把自己内容落到一个表达形式里,把自己的日常练习落到每一天。在重复中找到深度和手感。就老老实实的每日练习。

我在思考一个人认识世界的方式可能这样的 ,先了解和觉察自己,学会尊重自己的感受,把自己的自尊稳定住了。然后社会学人类学会带领走向外部。渐渐“我是谁”这个问题变小,我要做什么和怎么做这两个问题变大。一个人慢慢把小的我和大的世界连接起来,不会觉得自己的孤立,反而觉得从周围世界中汲取到力量。

对,是被想做事的幸福感叫醒。这种状态值得记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