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绿聊天

补录今年为朋友做的采访

阿绿来自某白族乡镇的云南人,大学毕业后来到深圳,从事设计工作,深漂7年,居住在蛇口,喜欢走街串巷…19年辞职后便成为了自由职业设计师,主要以平面设计类工作为主。

目前在四处张望,试图发掘更多力量,做一个探索者,同时也想尝试其他身份(曾经想去深圳湾公园剪草坪…)

1

离开公司后,依靠个人的能动性找到新的方向?

“当你的作品被扫进垃圾堆。”

憨: 我现在有个很明显的感觉,原来是在一个公司系统性工作里面是协作的,但现在出来要自己一个人做事情,一个人赚钱,像需要成年人的二次教育,你需要再次学习一些技能去适应一个人工作。

绿:我之前做设计,自己自由职业之后也是靠这个要赚一点小钱钱。但是如果你是重新找另外一个,我觉得很难,而且自己也想过,如果我不做设计,我后面还能干什么?

憨: 之前做设计做了多少年? 

绿:我毕业之后做了半年工业设计,后来就转平面设计了,因为我大学专业是工业设计,那个东西实在不喜欢,慢慢的就去做了别的,不过我转平面设计还是也不是不是因为我了解这个东西,而是因为我其他朋友都转平面去了。我说我是不是也转个平面好了,并不是说我知道我要做什么,而是有一种就是随大流的那种。

憨:好像不管是选高考选专业,还是工作出来,我们没有培养主动发掘兴趣的意识,在成人之前接受那次教育是很多时候是无意识的,它给你一个方向,但可能工作好几年才重新去看这是不是我想要的。

绿:没错,而且我觉得你很难找到外部给你的支持,很多只能靠你自己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我想要做点什么,我就去试一下这样子。

我感觉我一直上学,大学然后到工作一直都是没有说是我主动想要做什么,就是一种相当于是一种比较被动的那种感觉,或者主流告诉你说你要上大学,你要找个好工作啊,都是按照这个来的。我最近就经常在想,如果我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探索各种各样的方向,那我已经省了好多年,不用等到说不上班之后才开始认真的在想这个问题,就觉得浪费了好多时间。

憨:你是什么时候认识到不想做设计?

绿: 我就感觉我没有经过什么好公司。有一些是比较稍微清闲一点的那种,不加班周末双休,但是那种我也觉得不对啊,我就觉得我一定要干点什么,我不能在这样在这种环境下干下去;在很忙的公司,我又觉得太忙我都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我还蛮想尝试更多的东西,不一定是设计。那种感觉是有一种我可以做这个事情,我想找到一种自我的确定感:我好棒,我可以做这个事情,我还可以做其他的事情。然后这种确定感可以推着你再往前做其他的,这样子就是一步一步的。

憨:你说确认感是比如在工作中得不到的?

绿: 工作中也可以得到,但辞职是因为工作中就是做的内容或者结果不是我想要的,

举个例子,我上一份工作是在公司每个月公司都会做一些活动,我做营销类的活动的视觉主视觉,这个是每个月都会做的。

比如说我这个月做完了,时间到了,这些东西撤了,就全部撤下来了扫到垃圾堆,下一个月也是这个样子,再下一个月还是这个样子,我就看出来了我自己做的那些东西最后的归宿就是垃圾堆。我就觉得除了工资之外,我什么都获得不了,那种有意义的感觉就是没有办法去工作中获得。

2

每一天的获得感怎么找?

“从开始规律吃饭,

到开始规律睡觉,

自己给自己确认感,产出能量支撑你做下一点东西。 “

憨:从公司不上班以后最开始适应的阶段,那个适应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绿:我觉得我比较好的有一点,我自从不上班了之后,我的作息还是还跟以前一样有这个东西是确定的,所以我就没有那种日夜颠倒,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憨: 我现在觉得我很需要一个routine,就是我需要一个每天可能有几个事情要固定做一下,不然我就会完全没有任何目标。

绿: 完全明白,我刚开始那段时间,我说我作息至少要固定一下,几点起都做不到,那好那几点睡我是可以做到的。我都是12:30左右可能觉得可以睡了,差不多就这样子,即使我追了一天的剧,然后我就12:30可以睡觉,而且慢慢的就会觉得12:30就是要睡觉,就已经养成习惯,就不会觉得很难。

另外一个就是吃饭,ok吃饭要固定,就是那种这种生活类的很简单的。一点点开始固定睡觉,吃饭固定,然后我还中间还做了一个尝试就是要锻炼,比如早晚去跑步什么。但是我又不喜欢跑步,有时候好像有一段时间是最长的一段时间是坚持了一个月,然后有几天下雨就断了,然后不行了,我就坚持不了。

后来如果说我一整天什么都没做,但是我下午还是要出去海边上一条步道走走。很简单,然后又固定了一个事情,就是去散步。因为这个散步又很轻松,都是很轻松的事情,自己喜欢做,就可以,又养成了习惯。就说每天在闷闷在房子里待一整天,下午还是出去海边散个步。

后来再进阶,我每次散步很长时间好像有一个小时这样子,这段时间我就觉得又开始听播客了,然后我就固定的就是散步的时候开始听播客。

憨:你晚上回来这边散步吗?这边景色也太好了。

绿:有意思的是就是你白天下午来,跟你晚上12点之后来这里的人群完全不一样的。我有一天不是12:00才回来,就看到了很多情侣,各种谈恋爱的姿势,还有一些面朝大海在做沉思的人,到了晚上就是感觉有一些没有地方可以做事,没有地方可以哭泣的,没有地方可以谈恋爱的人。反正什么都就是深圳白天看不到场景。

绿:我之前好像去那个地方躺,但是我之前过来的时间段每次都被躺满。

憨:哪里啊

  @蛇口海边栈道

绿:就是那里有一个木板有一个弯弯,就是很契合你的腰,这样姿势躺平就很舒服,就大多数过来躺的是中年男人。还有就是有些我觉得还有些男人会带着他们的孩子去那个那边过去一点,去翻那个螃蟹,我经常觉得是他们不是要带孩子,其实他们自己想玩,喜欢玩螃蟹,就是把那个翻石头,然后直接螃蟹,我觉得他们比他们的孩子还认真,

我觉得说不定中年男人已经看开了,他是有人生智慧的男人,我觉得根本是他自己想玩,而且看到他们那个状态就是自己也很想去翻一翻石头。

憨:这个每天的确定感很重要。我今天听你讲完如果你有一个遥远又很模糊的目标,它是很难让你有支撑性的,如果你每天有一点获得感,不管是游泳还是什么,每一点获得感它会支撑你继续往下探索。

绿:对。自己给自己生产能量。就像是光合作用,就那种生产力,源源不断的。 那种就产出一点能量,就支持你去做那个东西,产出一点能量的,支撑你做下一点东西。

3

去哪里找到新的支撑系统?

“一个人崩溃的时候

会有支撑吗? “

憨: 找不到价值感的时候会跟别人聊吗?还是我自己消化?

绿: 我尝试过跟别人聊,但是聊的效果不是很好,就是聊了之后会更焦虑,别人根本就没有安慰到,我会说你赶紧去找个工作,他们不理解我,我觉得是我的问题不在于我要不要去工作。可能是没想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但是又对这个事情感到害怕。

憨: 我也有这种时刻,我感觉自己不光是一事无成,感觉就没有能力做什么,真的我感到有一种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的感觉。

绿:我也有过这种时候,我就说我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去找书看,一个人好久都没有跟人家说话的那种时候我也有,可以一星期不跟外界联系。另外就是看剧,但是这个看剧主要是说度过一下那段时间。看的时候我很开心,过了之后就觉得我怎么在看剧?看完之后你会更有罪恶感,觉得这些都是我在逃避的手段。

憨: 你刚才说有那种很亲身的感受,就是那种失落,你基本都自己消化?

绿: 对我觉得我基本上都是这种情绪都是自己疏导的。

憨: 我想听详细的展开讲一下自我疏导的过程。

lv:  这个要怎么讲?我感觉很多情绪有一种刚才讲的跟你某种意义上说,你步伐上已经远远跟你的同龄人是差了很多,包括各种,不管是从经济或者是人生道路,他们都已经走到前面,你还在后面。各种反复的情绪全部向你袭来,你要一点点去适应它,就是你要给自己有有一个解释,就是说我自己这样子其实也还好。就是一团东西,有一天找到一个线头,然后一个个抽出来,就觉得这个东西其实我这样也可以,也没有必要去怎么样,然后这小的结就散开了,就是一点点的过程。

我感觉我以前都是往外看我要干什么我要干什么,等不上班一个人自己待着,你开始焦虑那些情绪,然后你就会开始看见自己:我怎么这么焦虑,为什么焦虑,开始往内看这个。

憨: 所以是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

绿:  如果说是总的话还蛮长的,可能从辞职以后就开始有一些情绪就散开,而且你要说现在也不是完全散开,我觉得是一个一直持续的过程,因为也不是因为一直还会遇到新的问题,然后感觉是一直要去感觉是自己,我可能以后会一直要面对这个事情,

憨: 你很勇敢啊,你辞职后有一个支撑系统吗?比如一个人崩溃的时候会有支撑吗?

绿:目前来说好像我没有找到什么比较有用的外界的支撑。我家里我爸妈还算一个,因为我是时不时会跟他们聊天,他们也不一定说会特别支持我,但是他们也就是会给你一些鼓励,说好吧,不用跟人家比,也不用赚很多钱,身体健康最要紧。

另外附近书吧也算,确实因为我感觉那里是一个连接,跟大家聊之后就会给自己一些启发。

4

那团模糊的东西的是什么?

“只要往前走,

就是更靠近一步。 “

绿:我觉得大家都在都在努力的找自己的位置,不管很多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大家还是在慢慢的往往看起来好像很模糊的那团东西靠近那种感觉。

憨: 你有过那种想象吗?那团模糊的东西大概会是什么样的?

绿:想象不出来,就是一种那个东西感觉是我想一下要怎么讲这个东西。

我感觉那个东西我现在感觉好像是它只是一个方向,一个引领你往前走的那种方向,但是你完全没有办法去摸清它,看清它。

憨:你说你追求价值感,它会在什么时候比较有切实的感觉?

绿:目前的状态就是说我想要做一下这个事情,然后把这个事情做了,我就很满意了。

这样子的,至于他后面会产生什么影响或者什么,我感觉可能会以后会慢慢的形成出来的。比停留在想的层面,可能动起来好像更近一步。因为你在做的过程中,你不会停止想嘛,然后可能就会有一些纠正或者是什么什么的。我觉得可能是如果停留在想的层面,好像就是什么都做不了。好像不管什么,先去做了再说,边做边改善边纠正,说不定可能能获得一点什么。

憨:你试一下,你会有期待吗?

绿: 不会有期待,就是说我做完了就好了,会有一种更进一步的感觉。

希望做了这个事情之后,我们往前走一步,但是这个“前“可能是这样那样的方向,然后我就是这样一点点可能想要试一下的这种事情,凭直觉去做这些事情。然后我东搞点西搞点,最后发现这些东西好像是有联系的,凭直觉,好像是这个东西是我想做的,他们就慢慢联系在一起了,很奇妙,因为我做之前或者我做的时候,我都没有想到会这样子。

   (咖啡厅路人无关)

绿: 我刚才发现一个有意思,那个老板还没想想好挂什么,这个感觉好像跟我们聊的东西好像有点像,就是你还没想好做什么,但是你把你不确定那个东西摆出来放在这里,然后他就已经是一个东西,

憨: 等下你再说一遍,什么意思?

绿:就是有些东西我们还没有想清楚它是什么,但是你把它呈现出来它就已经是了,不管你写你的文章或者什么的,我觉得都是已经是一个可以被别人看到或者是影响到别人的东西,就是已经一个可以跟别人产生对话的东西。

憨: 所以产生对话就很好。

绿:我觉得是,至少是很好的方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