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马聊天

补录今年为朋友做的采访

小马的个人介绍是「一名人生玩家」。
他本科是旅游专业背景,中途休学去北京学了西班牙语,后来自学编程做了程序员,还在11年拿到了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书。他曾经有两段不上班的经历,分别是9个月和2年,最近他刚刚进入第三段,并且努力让这一段「可持续」。

1

我是需要那样一个躺下的时期 

“怎么讲就活着不快乐,因为上班把我的很多东西去压榨,没有给我喘息的空间了。”

憨:这次要要辞职的决定是什么时候做的?

马:其实上班的时候就很不想上班,但是最近合同快到期了给了我一个理由。从18年5月一直工作到现在,我这合同就9月底到期。我就会想说,如果我的合同到期,如果是公司不跟我续约,他要给我赔偿金,我拿了赔偿金就等于你提前拿了年终奖可能还会多一点。

憨:你是旅游专业背景,什么时候开始做程序员的呢?

马:毕业后两年自学的。第一份程序员的工作是在北京一个游戏创业公司,那个是996大小周。很累,真的太累了,我现在我看那些照片气色都不好。当时去的时候,我跟我女朋友还没有分手,本来是说去北京待两年挣更多钱了就回到厦门找她,但是并没有。两年合同到期时,我觉得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工作下去了。或者说那个时候我没有一个情绪动力,首先我上班不快乐,我也没有要回去厦门的理由了,而且我又有钱了,虽然不多但是一段时间不工作也不会死,我就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又有两年不上班,第一年非常抑郁的状态。很焦虑很抑郁。

憨:那个时候你抑郁,是因为没有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难受吗?最难受的点是什么?

马:其实不是,可能跟我个人会有一些关系。就是生活他不舒服。我整个的生活感受都不好。

我觉得我是需要那样一个躺下的时期,因为之前上班的时候也不舒服,你知道我夸张到什么程度:有时候就周末单休,我会想要多玩一点,可能会玩游戏玩到早上四五点,就有可能一天睡两个小时,下午还会去踢球那种,然后踢完就回来继续玩,玩到4点第二天又去上班,就已经很不正常了。基本上所有的时间你都要交给公司,你回到家睡个觉第二天就去上班,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

憨:工作本身的内容你也不喜欢?

马:还行,因为必须毕竟编程它是有很多脑力活动,然后刚开始你是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就还ok,到后面就疲惫了。到后面我觉得主要是情绪上没有动力了,就情绪上不对了。怎么讲就活着不快乐,因为上班把我的很多东西去压榨,把我的那个时间,没有给我喘息的空间了。你说抑郁的话,其实就是你丧失了这种情绪的活力。

憨:什么时候又重新开始上班?

马:18年开始上班了,这份工作进去之后其实试用期很难过,两年没干活了,会有生疏了,那个时候你也会很有时候会很焦虑,给一个活就想把它完成,有时候早上4:00多在梦里还在上班,想到可以这样做起来,后来代码写了两个小时再去睡。那时我在重新融入社会,因为我没有钱了。

但过了最开始那个阶段,其实不想上班的情绪是经常出现的,就我有的时候经常会出现一种没有价值感,就我不明白我坐在这干什么,其实说白了我现在的工作它其实不是那么的辛苦,一年里可能有10个月都是比较闲的,可能2个月是比较忙的,因为很多时候你知道你其实上班没什么事,但你还要坐在那个位置上,还要对着电脑。

憨:你说的没有价值感指的是什么?

马:对就是一种很虚无感,我不知道做的什么,就感觉我还要再做10年吗,我觉得我做的事情就没有意义感,就感觉时间在被虚度,但是我不上班我不知道去干什么。对就这种感觉。这种无价值感是系统性的。因为所有的现在大公司它都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分解,它就是要让你做到可以随便替代。

2

我要怎么从我的工作中获得价值感?

“我现在我不上班了,我还依然要面临这个问题。”

马:我觉得现代社会,不管是说你上班还是不上班,要在工作中获得价值感都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我现在我不上班了,我还依然要面临这个问题,我要怎么去从我的工作中获得价值感?

憨:怎么讲?

马:我觉得上班有点像说我用一些劳动去换了一些经济报酬,然后他给我的经济报酬的吸引力还没那么大,然后他还有其他的额外的东西,比如说工作上给你各种摊派的杂活,各种打断,各种同事,就觉得虽然说我不上班了,没有收入了,但是我多出来这些可控制的时间,我愿不愿意做交换。

我也不指望说去它里面去找价值感,我觉得你生活的意义和价值都是构建的,没有一个所谓的绝对的价值,我接下来要做的通过做这些事情去构建我的价值和意义,去做它本身就是一个构建的过程。

憨:你有尝试要在现有秩序里去找价值感吗?还是我一定要放弃这套系统,必须要从头来构建?

马:其实可能原来大家都说所谓的“改良”。因为我一直觉得说深圳这个城市它的设计就是为上班而设计的,所有的这些交通系统或者是所有的这些政策,你为什么住在这就是为了各方面的上班,你好像你不上班,你在这个城市就活得不太舒服了,所以它是一整套的,包括你在一个地方待8、9个小时后回到家,回来看电视,有另外一些更加easy的东西塞到你嘴里,一些fast food,然后你说ok I take it,这些东西都是系统。

我之前有一个想法就是说,如果你在系统中间去寻求改变可能会很难,所以去看一下,去自己去建一个系统去体验一下,也许不work,但是你要去试一下。

憨:不上班你要去做什么?

马:我给自己列了一个清单。我每周计划是有三个工作日加一个机动的工作日,然后在我的工作日就可以做右边的我会选一些出来凑够三个小时。是因为我之前说我的理想的上班状态,他每周只要我工作三天,每天只要我在公司三个小时。我不上班的时候,我也要给自己一个节律,不然我的生活会太混乱了。

  @小马给自己列的“工作安排”:工作内容包括学做饭,慢跑,投资理财,正念练习,实践心理咨询,学习创造游戏等。

憨:凑够三个小时其他时间你干嘛?

马:其他时间就你可以去外面玩或者什么找朋友玩,你要有休息,你下班了你知道吗?这三个小时你是上班的。这个工作是有一点点 obligatory的这样一种有点强制性的。

憨:为什么慢跑也是工作?

马:对啊,你可以发现我所有的工作内容它都没有注重没有直接的跟经济效益挂钩,或者说他没有一个挣钱的标准,所以我要把cooking也列进去了,所以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让自己healthy它本身就是工作的一部分。我理解这个工作就是让自己以一个更舒服的状态生活下去的东西,所以跟他相关的活动都可以算到是工作。所以整理房间也是我的工作,因为整理房间也会让我以更舒服的一个状态去生活。

憨:这种对“工作”的定义是怎么形成的?

马:我这里面尝试列举的东西,就是尝试去所谓的全面发展自己,因为你的钱说白了你要钱来干啥?你钱的本质如果不回到人,让你工作更舒服,那你就是一个数据。

因为之前比如说在尼采的年代,他会讲到一个概念,说上帝死了,在我们这个年代我就觉得真的有一点就是人类死了,人的价值它是不重要的,你就看你像50 60年前,其实五六十年前美国人的生活条件不比现在差,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搞了这么久还到这里,其实这些东西也不是说存在一些什么邪恶的资本家,其实就是系统,它本身就是忽视人的。包括996也是。但是我认为说我们作为在这个年代生活的人,我们其实是有办法的,我们不是毫无办法的,但我们的办法第一步就是要意识到我们处在这样一个状态,然后我们有意识的去做一些事,我们去尊重人的价值,去鼓励自己的发展,也鼓励别人的发展,去帮助自己和别人。你在一个小气候里其实算是一种抵抗。

3

不上班的真实焦虑:如何重新适应生活方式的变动?

”脑子里知道跟实际身体的感受是一回事吗?“

憨:你现在辞职还有什么其他阻力?感觉都想得很明白。

马:我之前会很焦虑。我现在也焦虑,有一阵子我还睡不好觉,这两天睡好了,就那阵子每天睡4个多小时就醒了,然后3:00醒来跑到楼顶上躺在看星星,然后手里拿个本子,然后想到怎么写下来。然后我后来我把我写下来的那些东西我去分析了一下,我发现所有的后面的那些担心的事情都直接挂着一个东西——钱。

憨:所以脑子里知道跟实际身体的感受还是没有完全一致。

马:是。所以我在想为什么worry about那个东西。你没有收入你会慌张,你觉得那个钱会越来越少。有一点慌张的就是房租很贵,比如说我现在每个月只支出2000多块钱,其实从我的账户上我感觉钱就基本上没什么变动,这样一想就觉得还有好久,我算一下假设每个月2000块钱,你过10年也只要20多万,过20年的时候40多万,应该是很长的日子了。

其实我想讲一个点,是因为我们可能在一线城市或者在某一些领域,因为时代的原因很好挣钱,你会觉得这个钱不够多,其实我知道已经超过了很多人一辈子的积蓄,这几年我挣的钱已经比我妈一辈子的积蓄多了。

憨:所以最大的焦虑是钱?

马:是。但现在没那么焦虑了,因为我在想我要拿钱干什么,或者说我想明白那个钱只是一个焦虑,或者说钱的焦虑本身也是来自于生活方式的变动,也就是说我原来是有一个上班也是有一个固定的生活方式,你周一到周五你都知道要干什么,周六和周日你也知道要干什么,就是玩。但你不上班之后,如果你要做自己的,而且你是一种你可以知道你可以不着急上班的时候,你所有的一切你每天都要自己安排了,就很可怕。

憨:我好奇你工作之外支撑系统是什么?

马:在我至少有三个系统,其实所有的支撑说起来都跟人际有关。

我一直会参加咨询,我从17年开始就参加了,上一次从不工作到工作咨询会给我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支撑作用。

另外一个是运动,而且不只是运动,是有运动的朋友。18年的跨年那时候没有上班,是跟一个我很喜欢的zumba教练,还有一帮他的舞团一起在深圳湾跳zumba跨年,然后大家喝酒。

还有一帮是网上写东西的朋友。那种写东西是大家把自己的私人的感受或者一些想法写出来,当然也有人在里面写小说,有些人出去之后变成了编剧,也有作家,但是大家就在那就一个小圈子,写完之后互相看,互相给评论或者留言之类的这个部分就会让我可以表达很多包括我,对我之前家庭对我父母,还有我自己的人生的一些东西,也算是一种写作疗愈,而且有一种线上的一种陪伴。

4

如何理解此刻的生活?

” 我知道我就过我的生活,让自己舒服一点,会有属于我的一个东西出来。 

憨:你刚刚说去列对你有价值的事情,主要是自我发展。这个是什么时候想出这个

马:其实就说白了你到底是在为社会活,为别人活还是为自己活?所谓的我要去学习和实践一下音乐,并不是说我要学会一门艺术,而是说就他正好在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也想去多探索一下。原来你会只是一个消费者,我也想去have some fun with it.

憨:自我发展是一个最近形成的想法吗?

马:所谓的自我发展其实它跟一个东西很有关系:自我关照或者自我关怀,也就是爱自己。我以前是一个非常喜欢自我攻击的人,我上班也会疯狂的自我攻击,我怎么这么差这么垃圾,现在想起来会很想哭。比如说我失眠,或者我玩游戏玩到很晚我控制不住,现在我不会评判自己。而且就是naturally的。我知道说焦虑他可能这个时候就会有,我需要带着他去跟着他一起去生活这样子。 跟你讲一些更好玩的。之前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很孤独,然后你会希望有人来抱你,然后你周围又没有人,听起来好像有点奇怪,我现在有时候我睡觉时自己抱一下自己,就是你把手这样捂着,这样你的手臂就可以接触到你的脸和耳朵,其实是还是有那样同样的感觉,但我不是在否定说跟别人交往的重要性,我是想说其实自己是可以给自己很多关爱的。我们受到的教育或者家庭环境,其实没有怎么教我怎么去爱自己这样子,我觉得他本身也是一个自我教育的过程。

憨:现在对自己的接纳程度很高了。

马:会高一点,我想举一个例子,我之前玩一个酒馆战旗,它里面会有一个分数,然后你输了你就会掉分赢了就会涨分,就像王者荣耀那种星际一样,像我要打了一个王者,我也打了1万分。然后你打到1万分以后,人家可能过几个月给我重置了,完全清零。完全可能有这种这样的一个东西,就是你打到王者之后又会清回去就要重新往上打。你就发现这些东西都是虚无的,你必须每个月都去这样去一直打一直你,不能一直都在巅峰,就这是一个endless games.


憨:所以什么是真实的?就是这种体验生活的体验的?

马:对,你现在的,此刻体会到的是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是过这样的生活,我觉得还挺好的,每个人他可能不一样,我也不认为可能对每个人都适合,就对我来讲,我觉得我有勇气,或者说可以心平气和的选择过一种普通的生活,而且可以享受它。我知道我就过我的生活,让自己舒服一点,会有属于我的一个东西出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