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又一年,在探索中「确认」

转眼又到生日,一年过去啦。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大多以私密状态发在了自己的博客里,心情时时像做过山车,是第一次经历大的身体上的痛苦,也是自我不停审视的一年。

我能想到自己这一年最大的变化,是开始理解学习和确认的过程。我困惑的很多问题没有现成的答案,它不是一个确定的东西等我找到,我只能去创造和过程,在过程中让它慢慢浮现。
在今年在工作中学习到一点是自己力量的弱小,经常性的情绪崩溃和拖延懒惰和不自信。黄奕说独立工作的方法是“卷入”,把自己卷入关系里,把自己卷入是事情里,让事情和关系推着你走。我之前都是想自己要怎么干这干那,常常失败后开始意识到要把自己和他人链接起来,我需要学习如何设计过程,设计让自己卷入的过程,让他人卷入的过程。多多卷入各种过程,在这里面更加打开自己的做事,一点一点得到确认,而不是去找一个结果性的答案。

“我做了xx, 我更近确认xxx”这可能是我今年想对自己说的话。

问鲍勃这次去abc有什么有趣的人。他说:明室不错的。体验完明室,我更加确定得做一个固定的线上空间的方向。他做灵感买家俱乐部也做了两年吧,仍然是在摸索中「确认」,这一点让我有点感动。

对我来说。「确认」这件事感觉像是一点一点,让自己的主体性一点一点的被看见。像是自己本来是透明的,自己也看不清自己,开始有一些东西被固定下来,自己作为实体被存在。
这种确认的感觉还挺神奇的,像一块迷雾地图,一点点给自己的确认打勾。

经历这一年我更加确认的事情:

- 学习和研究是让我能持续有新鲜感的事情
- 阿坤对我的重要性,无条件的爱时时让我感恩我们的相遇
- 我是适合跟人做深度连接,我能打开别人的心

我开始更加感恩自己拥有的爱(阿坤说不管别人怎么看你,我对你的爱是无条件的,你爸妈对你的爱也是无条件的,让我安心),这一年经历的事情我开始不把很多东西看成理所当然的,爱不是理所当然的,健康不是理所当然的,有钱花也不是理所当然的。

今年辞职对我最大的考验也是我的自体能不能立住的问题。去年底做咨询我还没有辞职,最后一次我俩的对话:

  • “你可能需要去耐受一下这种不能控制的感觉,因为你很需要控制。你需要去是练习突破环境那个大圆,找到自己那个倾向性。你在练习的时候会受挫,这个东西好难掌控,我又失败了,怎么又不行?这是一种失控的状态。这种失控的状态,如果按照你以前的模式就会是一个负反馈。如果按照你以前的模式,你就会被吞噬掉,吞噬掉你就没有控制感。 
  • 我知道了,照你这么说,比如说我其实辞职了以后,我对外界环境的事情就是没有控制性的。
  • 是的。所以这次为什么你这么开心或者说这么有状态,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控制感。但是现在这种好的体验不是你自发的,还是因为你换了一个boss,还是受环境影响。但是实际上你现在做的事,他本身就是让你兴奋的,所以你要强化的是你内在自发的那些体验。
  • 但是你觉得我应该扔掉那个控制感。
  • 不是扔掉,「耐受」而是耐受一下,暂时这个事情可能没那么快能掌握好,暂时失控也ok,不要因失控而感到更多负面的情绪,负面的体验。 
  • 你确定我不会因为失控就一直失控就回不来的那种。
  • 我觉得你可以。

我一直记得的是最后那句我问他如果我失控了回不来怎么办,那时候我一直还在纠结要不要辞职,他说我觉得你可以。那是整个咨询他让我自己感受之外,少有给我的肯定答案。

最近还有一个感受也是跟「确认」相关,就是我越来越能自己给自己确信的前提是对自己的感受更加关注和敏感。我发现我原来看不清自己的一个原因是自我感受的麻痹,我总是习惯性从他人那里得到答案。最近参加“触觉工作坊”,里面有一段阅读材料:“因为他们不能挖掘自身在特定情景中的真正感受,或者是什么让他们感到更好或更糟糕。这是自我麻痹的结果,让他们无法快速又准确地预料或回应他们身体的日常需求。同时,它还抑制了日常生活中的感官享受,例如听音乐、触摸、或享受光照,而正是这些感官享受让生活充满意义。”
把目光和感受投向内在,这也回应上文怎么把风中太容易摇晃的自体立住。

新一年对自己祝愿是继续拥有清明的眼睛,热忱的心。确认是一点点的,不要着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