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用做研究的方式,再来做公共教育

这是在南头古城做艺穗节期间去找aki聊天的收获,她正好在南头古城做一个驻地项目,题目叫幸运棋牌室。古城把一个历史建筑小庙腾出来给她作为驻点,这个地方因为是历史保护文物,平时不能对外招租,而且面积很小,闲着也是浪费。她在小庙里面摆一张桌子,平时就开着门等人进来跟她聊天。

开门等人进来聊天这点很妙,方便进行采访和调研,我问她:

  • 你现在都是这样每天开门然后等人进来跟你聊天?
  • 我有时候也出去嘛,出去找嘛。有时候吃个饭,随便聊一下,买个东西随便聊一下,然后你要领快递了跟快递聊一下,然后吃个就是其实吃饭是最容易聊到了,你点菜嘛。我今天去吃九街糖水,吃早餐的时候老板说芋圆还没有,然后别人说到说怎么老板娘不在,他就说去跳广场舞,我就说中山公园我昨天晚上去跳广场舞没跟上节奏,他就说不是这样的,是你要经常跳你才慢慢跟得上的。我说他们是不是分队伍?然后他说他的那个上面印着九街糖水,跟那个中山公园那里也很像嘛。然后我说你能把我拉进群里面去吗?
  • 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就是跟周围的人建立起联系了是吗?
  • 对,其实也不是为了要建立联系而建立联系,其实就是你不住进来的话,你根本不知道你看到的东西都是浮在表面的。第一天来的人一定会找不到便利店,就算你在熟悉这个地方都找不到便利店,然后第一天来的人只能看到旅游景点在的地方,第二次来才能看到一些工种,工友,拾荒者,就是混杂的部分。第三次来的时候你见不到这些东西了
  • 那是见到什么?
  • 你就开始有你自己的视角了,因为你有需求了,你不是为了来而来的,你就只能见到你的需求点。比如说你跟我说茶餐厅,我都会忘记这里有个茶餐厅,因为我只能看得到我想吃饭的地方,你现在都去哪里吃,厕所对面的那个卤水很好,等会儿我要去尝一下,我们可以一块儿去吃那个拼盘

她的最终项目成果是做一套关于古城的卡片游戏。所以在这里驻地和居住,可以得到很多关于环境的背景信息,而她聊天过的人,她会抽取关键角色变成剧情中的人物。我在那里待了一个小时,就有一些南头的原住民进来,大家聊拜拜的事情,聊很多家长里短。除了这种日常聊天,抓取生活化的东西,她自己会每天记录田野日记,把自己其中的参与式观察写下来,再加之做南头古城的历史梳理。可以说是当下、历史的线索如何穿插在一起。

其实南头古城我也经常去,不过主要是买东西。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我熟悉的环境可以去做这样的参与式观察,特别是我其实看不见南头的另一面,就是谁在撑起这些消费和日常展览活动,背后的工人和原住民的这个系统。aki说有一些小店是专门工友去吃的,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就会交流信息,你基本需要什么类型的工人都可以在那里找到,保洁的阿姨,搬东西的重工还有其他。

不过这次在古城做艺穗活动,我也养成了能跟人聊天就跟人聊天八卦的习惯。我们的一场活动在窄酒店进行,我跟窄酒店的店员聊天打听这边的入住率,老板的背景,房租,日常工作时长和内容等等,可能人类学的起点首先是八卦?附上在aki的驻地点拍的一些照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