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忘记自己的工作就是好工作

下午见了阿绿,晚上跟digger喝酒,好多感受。感觉自己重新见人,自己内心的小九九消散了很多。

最近一个真实的感受是,惦记“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是无法平静的时刻。而看书的时候,跟人聊天的时候,内心却安静下来,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了。digger昨天跟我分享的“忘记自己“的时刻是,最近和男朋友去打拳,一天回家她男朋友问她你知道打拳的时候拳馆有放背景音乐吗?她说换衣服的时候好像有,但是打的时候想不起来了,对,打拳的时候也是忘记自己的时刻。

最近因为每天都是一个人在家,自己跟自己待着,憋文书,憋最近想写的长文章,憋我想研究的题目。每天只跟自己相处,只跟桌子前面那堵白墙相处,每天处理的只有脑子里的那点事儿,钻进去了。每时每刻都在想怎么写出点东西来,焦虑急躁。自我膨胀到一定程度,其他东西都看不见,也不关心了。

让其他人和事进入你的生活

一个可视化的方法是去看每天的时间都是怎么度过去的。大概一天都是一个行为:坐着,想。一大早起来就坐在电脑前面,或者是开始看书,然后就开始憋作文,中间情绪纠结觉得自己写不出来,然后放弃,接连几天都写不出来,然后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搞这件事,以及为什么现在丧失了写长文的能力。digger说不行啊,你得在生活里加入其他的元素。不能只有你自己。在calendar里加入每天固定的运动,散步,都是每天让一些新的东西进来,最起码每天给你一个固定的获得感。我理解让其他人和事情进入到你的生活里,自我会缩小。改变每天会进入你生活的事情,就会改变自己的状态。你会真的物理性的跟其他东西互动,不是天天只是在脑子里想象一些事情应该怎么发生。

自我缩小的时候,你对外界发生其他事情会更感兴趣。不是时时刻刻惦记着自己要怎么样。而且不是把外界的发生当成威胁,而是觉得一切都饶有兴趣。

我今天的一个思考是,我的自我一边太大,一边反而又很脆弱。它像个疯狂的怪兽一直在寻求被看见被承认,它不停逼我生产出些什么来证明我自己;另一边它又非常脆弱害怕受伤,害怕被否定。这让我不敢往前冲。每做一件事我都会先问自己,可以拿出手了吗?好像还不行,再想想,继续想想。实际上有好多想法,一个也动不起来。而且他们大部分停留在想法而已,接着又被我的自我否定搞没了。一个负向的循环是我在外界否定前就先在脑子里否定自己。我最近甚至每天起床都有点害怕,今天又是自己要单独面对自己的一天,可能又是什么也写不出来空空的一天。接着开始习惯性否定退缩,和贬低自己做的事情的价值。一直跟自己打架是特别削弱自己力量的一件事。

往前冲而不是往后缩

我最近特别想学习这种往前冲的能力。(digger说学打拳吧

对,往前冲而不是往后缩。冲就对了,少自怜自恋。把自我悬置起来。往前冲会逼你把事情拿出来,跟其他人交互得到反馈。不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寻求确认,每迈出一步又担心自己能不能成功。而是干了再说实验了再说,是这个事情干了就解毒了,而不是寻求干了以后的影响力来解毒。我今天又有一个新的对做事的认知是,面对一团迷雾(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点什么),你走过去的方法不是先看好路线,先规划好怎么走再走,而是不走这一步看不见这一步。每做一件小事带来的确认感,才可以支撑你走到下一步。你可能根本都不知道要往哪里走,但至少每走一步是近了一步,又近了一步。

我现在也开始慢慢摸清楚自己的尿性,慢慢摸清我自己的行为模式和情绪模式:我不是自己拍脑袋自己憋主意能想出什么绝密大招的人来,我必须是先对其他人或者事做功,再得到的刺激后加工和产生想法的人。一个自我探索还太少的人内心本来就是空的,我的目标或许不再是向内盯着空空的自己尝试向内扒拉些什么,而是走到外面去跟不同的人聊天,去体验和理解世界的复杂性。

digger说读书的目的其实是可以去实验一些无用的事情,允许自己去试错而。你现在好不容易不上班,正是可以去做一些实验项目的时候,不用做那么负责的项目,也不一定非得想好才能做,哪怕做的过程中放弃了也没关系。边做边想,广泛的找不同的人聊天,有些有趣的东西自然会浮现出来。我才意识到不上班的价值是可以随便到处找人聊天到处瞎搞,到处串门,到处见不同的人和事。我几乎被申请和写文书这些事驯化了,每天又是

同步对我很重要的一个功课是,不把做事和自我主体搅在一起。知道做事要往前冲,但是不管事情做的成不成功,不会影响对自我的评价,不会再轻易的陷入自我崩溃。阿坤一直都跟我说,不管你做什么事情,你首先要学习的是跟自己相处。

fact1:实际上把事情做了就解毒了。你只要把事情做了,是做了这个动作解毒,而不是事情的影响力解毒。(事实上有些项目的策划我觉得挺垃圾,但我依然羡慕他们能每天出街内容)
fact2: 自己为自己积蓄力量,每做一件小事是为能做下一件小事积蓄力量。人生是走了这步才能看见下一步的迷宫。

昨天我问digger为什么人一定非得做点什么呢?她说大概就像照镜子吧,人要从自己创造出来的客体中看见自己的主体性。但呼应主题,检验什么是适合自己的工作?就是当你做它的时候,你能不能把自己忘掉。我是没法直接用自我来证明什么的,我只能在做忘掉自己的事情后,借着这件事反射回来,看见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