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读诗是最好的刺激

需要刺激,感受需要刺激,写作需要刺激。
我今天走到图书馆就意识到,每天学习的这个流程好像不太对。来到图书馆,坐下,打开电脑,开始对着自己昨天没写完的残肢冷羹的文章进行加工。
昨天没有感受,今天依然没有感受,头疼。

只对着自己写不出来那半篇冥思苦想。
一小时后作罢。我突然想起来上次去参加写作营老师说的:当我们没有灵感写作的时候,最好的方式是回去阅读。读你喜欢的作家,读你喜欢的文字,此外是朗读诗歌 。诗歌是有节奏的,语言的节奏来自于人的身体。

没当回事。继续干自己的。
读了几分钟《浪游之歌》,想继续写散步,但是感觉还没完全激发起来。

直到下午五点才在图书馆里晃悠,开始找书看。
天啊,一下发现一座宝矿。看了一首聂鲁达的诗,感受一下就回来了。
我想起来前两周digger问我在干嘛,我说看闲书,学英语。现在想起来,这两周根本啥闲书也没看呀,怎么就过去了?我坐拥图书馆一座宝库,每天却逼自己在枯竭的脑中努力榨出一点什么汁来,这个流程好像不太对。
如果没有身体的经验,读书的感受也是一种新感受啊。

我现在想想我每次写东西写最好的时候一定是被刺激过。
自然而然的东西从我身体里流露出来。这种时候写东西就像水从我身体里自然淌出那样。
而当我是理性上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写点什么,但是我身体上或者精神上却没有感受时,就是硬憋,这个时候写东西就是让自己痛不欲生。

我真是太笨了,怎么没有想过用读书来刺激自己写作的感受呢。
每天写东西之前先读书晃悠一圈,帮助自己找到感觉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回到聂鲁达,今天这本书叫《疑问集》,由74首诗,316个问题组成,是聂鲁达的提问。
我一下就想起前两天采访张小钻,她说:”在四五岁的时候我就老是会问我爸关于宇宙的问题,虽然他也不会告诉我答案。我老是在思考宇宙的问题,人的问题,人在宇宙里面到底是多大。最尽头最尽头的外面又是什么呢?我特别对植物有兴趣,我就每次看到那种奇怪的植物和水果的时候,我就想,到底是这个水果还自主选择长成了这样,还是他真的知道长成这样好吃还是好看?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颜色呢?这个树的叶子为什么他要选择这种形状?它为什么要长在这里?”

回到诗歌本身,摘录两首:

 橘子如何分割
 橘树上的阳光?

 站在石榴汁前,
 红宝石说了什么?
 
 如果所有的河流皆是甜的
 海洋如何获取盐分?
 
 你把什么守护在驼起的背底下?
 一只骆驼对乌龟说

 稻米露出无限多的白牙齿
 对谁微笑?
 
 然而星期四为何不说服自己
 出现在星期五之后?

 幼年的我哪儿去啦
 仍在我体内还是消失了?
 
 为什么穷人一旦不再贫穷,
 便失去理解力?
 
 真的吗,忧伤是厚的?
 而忧郁是薄的?
 
 为什么没有轮子我仍滚动,
 没有翅膀或羽毛我仍飞翔?

 我是不是在他们遗失我的地方
 终于找到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