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和fish在新洲祠堂聊天(下)

我不再开始想象生活,我开始着手生活。

两周前的周末和fish坐在新洲祠堂聊天。新洲祠堂是一个不对外族人开放的本地祠堂,高高的台阶半掩着,里面是供奉着菩萨神怪,但通常是简氏宗亲在里面聊天打牌。我知道我进不去所以我从来只是在外面远观,但是我不知道可以坐在祠堂的正大门的石柱子上聊天。很热的夏天,石柱子上坐着居然阵阵凉风好不舒服。我经常见fish,但这次聊了一些让我觉得很意外的东西,我想把它整理出来,但是拖延症花了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我穿插着还读了几本书《别只叫我女孩》、《人的境况》、《狗屎工作》、《通向哲学的后楼梯》。把这次对话分为上下两篇:

 
f: 人可以做的事情很少,你就一个人嘛,其实你能做的事情,虽然说大家都说人的创造力无限,可能性有限,但你就是一副躯体。你能力是有限的,可能每个人都要认识到自己能力是有限的,以前的人他不会这么自大,以前的人可能他会有个神会有个天地,他会觉得自己他会认识到就是说自己其实没有那么,能力是有限的,现在感觉被弄得好,你有无限的可能性,你要去挖掘自己无限的可能性。 
 我现在对这个可能性很厌恶。
- 你那个认定,你刚才说因为读书的时候没认定,然后后面找到一个喜欢的你就很快认定了,或者你觉得自己可以做你就认定了,是这样子的吗?
f: 其实都是一个实际的情况,就在当下你可以选择什么,你遇到了什么,你选择什么,你先要遇到你才能选择。
- 所以像采访因为我现在遇到了,然后我还有点擅长。 就可以先做
f: 对啊,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意识到自己能力有限这个问题,你没办法做所有事情。人只有一副躯壳。你能用它来做多少事情?善待自己的身体,我觉得还是要意识到那个“有限”,你才会去珍惜。人就是有限的,不要瞎扯那种无限的可能性。我们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可以了。
-  那怎么在有限的里面找到自己那个?
f: 对那比如说你现在可以现阶段可以做的,比如华夏那个可以采访,你是不是可以多采访几个人,他可以跟你的课题相关的,你可以把它结合起来。比如说设计师他可以做一个案例,然后做一个案例,其实具体的问题其实到底要怎么提问,其实你这个过程慢慢做久了,你自己会知道的,这个不需要别人来回答,你自己慢慢去找那个东西, 
 就现阶段提供给你什么?你比如说我现阶段就是抖音,反正拍摄剪辑嘛,那内容我决定不了,然后我其实也觉得我没有那种创造力创造抖音的,我就拍摄跟剪辑。
- 其实我原来想比如说周末做活动,然后做完活动认识一些新的人,然后他又变成了我新的采访对象,就这样慢慢扩大。
f: 对啊,你其实只要就是从你身边可以做的事情着手去选择,不要给自己无限的选择,你没有那么多选择的,我们每个人都没有那么多选择的,你只能从你身边现有的选择里面去选择,其实那是你可以抓得住的东西,我觉得这就很好。你不用想说我找什么人生意义,你人生意义也只能从你现有的选择里面去选择。人就是有限的,人不是能无所不能的,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就在你现有的选择里面去做选择,不在你现有选择里面的你也做不好。 
从你有限的选择里面选择一个,你觉得最好就可以了,什么都不用想,就做它就可以了。
-  不要想什么意义,不要想结果?
f: 就选择你可以做的吧。然后如果你好几个选择就选择一个你觉得你最想做的那个 
 

-  是不是因为我在找: 可能不在我现在生命里面的选项,所以我找的很累。像你刚才说的。
f:  可能现在社会给人一种虚幻,就还是那种觉得你有无限的可能,你应该去追求无限的可能性,但人就是有限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生命也是有限的,你生命里可以追寻的东西就是有限的。还有人就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去选择,没有无限这些东西。认清这个现实就觉得很好,好像没那么多压力大。
- 我觉得那种自大让人压力很大,就觉得你辜负了那种可能性。
f: 但是你就认识到人其实是有限的,就能力是有限的,你可以做的事情是有限的。

-  这是你什么时候的认识?一开始?
f: 没有。你说的那种认定感其实还是得从你一个比较稳定的生活状态里面去长出来,就是认定感他也需要成长,他刚开始可能只是一个种子,然后慢慢的你把时间花在上面,你把精力花在上面,你做这件事情的次数增多,然后认定感才会出来。 
现在其实是不强调时间的,但你人成长都需要时间,何况你自己所说的这种感觉,特别是安全感这种东西。他们不是说小时候没有形成一个很好的安全感环境,长大以后就找不到安全感,
- 这不是我吗?
f: 就是安全感也是需要时间慢慢的长出来,长出来它是需要通过各种细微的事情,然后你做多了,然后你知道这件事情的规律是怎么样的,你会什么状况,慢慢的才有。 
 

 - 你对摄影的认定是你在拍了很久以后才认定的是吗?
 认定肯定是慢慢后来才觉得,其实我可以一直做这件事情也很ok, 一开始你肯定是觉得没有接触过,接触一下还挺好的,那时生命里没有东西,然后你会发现其实你可以形成一个很好的互动,一个很好的自我感觉,然后慢慢的,这个事情它是动态的。 
比如说我现在可能就不想拍人家对着我镜头笑了,我说看到他没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能不能拍下来?然后你也会去想说现在可能就没有摄影家这回事。现在是产品,现在就生活在这个时代,你的作品就会被看成是产品,你怎么去接受这件事情?那你拍是不拍呢?
 你可能就没办法作为一个摄影家生存,你生存可能就是很靠其他的,还是对现实的一个判断。你会遇到。其实你抓住那些你身边的东西反而会让你有安全感。因为那是你触手可及的。
 
- 你说你身边的东西是指什么?比如说你现在已经对摄影感兴趣?
f: 就是你的工作,你的朋友,你的兴趣爱好,你现有的已经培养出来的东西了。
- 我没有工作现在。
f: 就是说你现在有什么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是其实抓住现有的东西才会有安全感,你去抓一个虚无的东西你抓不住,所以你没有安全感。
- 虚无的东西是不是我想追求的那个价值感、意义感,那个就很虚无?
f: 其实东西他一开始不存在,你做了以后才存在。
 - 所以我现在没有办法抓住,但是我又在找。所以这是我的问题是吗?但是我觉得我现在不是在找价值感。也不这么讲,我还在找那个事
f: 所以从现有的事情里去做。都说了嘛,人不是万能的,你要接受人有缺陷这件事情。
- 所以我不应该再去找那个事,而是现在把已经有的事做好。
f: 我觉得你应该先接受你所拥有的你现有的东西,因为那是你可以抓住的 。其实你想想看我们现有的东西是挺丰富的,相对以前那个年代,只是我们有,但是我们不去用它,或者说我们用它的方式是那种非常滥情的,他吸引我的兴趣,好,过一段时间兴趣不在就扔了。 
你其实可以用的东西是很少的,看我们现在是不是看上去好像我们拥有很多东西,但你想想看,你时间是有限的,你人你就一个人,所以其实你在有限的时间内在在你自己有限的能力的范围内,其实你能用,你只要抓住几样你自己觉得好用的工具就可以,不用太多。然后把那几个工具用的好了。 

-  刚才说找生活我还是不是很懂。
f:  这跟我刚才说的工具是一样的呀。
书籍什么他会给你一种安全感,它是你现有的里面的,其实生活就是利用你现有的方式去做事情,就是去感受那个。
 - 跟生活相对的是什么?就是不去用现在,但是靠想?
 f: 对。 其实生活就是具体去抓具体的东西,是使用具体的工具。
 - 我听你讲生活感,我想的自己做饭自己干啥自己干啥那种。不是吗?
 f: 生活就是你跟这个社会,就跟你所在世界的一个交往。其实也可以说这种羁绊,就那种联系,你建立了跟你所在世界那种联系的时候,你就有了一个根基,你不会觉得说我很浮。
 - 但是需要一个具体的羁绊手段,就是你刚才说的?
f:  就是说你现有的东西,从你现有的里面去啊,我们其实忽略了我们身边拥有的可以用的工具,我觉得生活就是用你身边现有的工具去做事情。是利用好它,但是一定要利用好它,你要认识到,其实也是一种认识,是你对你身边所拥有的工具的一种认识,然后在认识的基础上去用它。 


-  就是因为你现在在做这个事情,所以他是实的?
 f: 对,然后你觉得这件事有点意思,我可以提升一下,然后慢慢长出来的…这个不是一下子成长的。 - 
 能力是有限的嘛,所以你想想看,我在有限的生命里,我把这件事情做好,其实已经很了不起,我们是没有那么多可能性。
-  我之前还在想说这一年多接触一点事情,再看自己接触的事情里面有什么是自己感兴趣的,再慢慢长起来。但好像我不知道就是在找新的可能性。
 f: 人没有那么多可能性,就抓住你现有的东西。
 - 如果现在什么都没有呢?
f:  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  就是要看见它?
 f: 就是在你现在可以做的事情里面选,你现在看起码比我好,你没有债务危机,你不用考虑这个。换一个方向思考你其实你如果你有了一个对比,然后你瞬间觉得其实你生活挺好的,我要是你那种状态我爽死了。你想想看你现在拥有的就是别人羡慕的,是不是?
-  每个人都会羡慕其他人有的。
f:  就是说嘛,你会觉得你好像被逼入了一个绝境,但其实别人看就觉得你已经拥有了很多,我要是你这个环境我爽死了,我觉得我是自由的。其实你就是自由的。 就你还是有东西可以用的。
 - 什么是自由?
 f: 所以我就说你可以抓住你身边,我觉得你会用你身边的东西做事情就是一种自由,就你还可以做。最起码你没有被锁在一个房间里面,什么都干不了。 
你不是被锁在一个小黑屋里面,还有事情你可以做。
 我觉得你还有事情可以做,就是自由的。不要太贪婪。我们人没有那么多可能性。
 

 - 回到刚才说那个外界认同,你觉得为什么我会这么执着于这个东西,那个东西很虚,但是我觉得..
f:  因为你没有抓到实的。你可以这样想,你没有抓到实的,所以你会被外界的虚的东西所影响,那就是一种精神压迫。
-  这个解释我今天第一次听到。
f: 就是人是一种会被精神压迫的东西,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人会被吓死。他可能没有一个实际的威胁,但是会被被吓到吓死了。那你就想想说,你像现在焦虑什么造成这种焦虑的那种文章或者什么就是一种精神压迫,然后你会被他压迫。 
 这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那些不会被压迫的人,是因为他能够真实具体抓住他身边的事情,所以他不会被那个东西压迫。你比如说马老师可能不会被那东西压迫,因为他生活中他有具体可以抓的东西。
 

 - 所以你刚才说去生活就是,去抓住实的东西
f:  去抓住那些以生活中有的,具体是存在,
- 是当你去抓住它的时候,你就会感到自由。它是这样子串联的吗?
f:  那你还有事情可以做,你就是自由的,要这样想。其实那种精神压迫反而让你不自由,他觉得你必须要做点什么,但实际情况是我还有什么可以做就是自由。你相对来说对吗?你没有被关在一个小孩屋里,你还有事情可以做,你不觉得就是自由的吗?
 - 你会有什么时候觉得很不自由吗?
 f: 我被精神压迫的时候我就觉得不自由。
-  那个时候,你会觉得你强迫你自己要做些什么?
f:  没有,我就陷在里面了。
-  陷在里面的意思是?
 f: 就让我焦虑,就很焦虑的状态。
 - 那你那种焦虑是要干嘛?是赚钱还是?
f:  你就会陷在那个情绪里面就觉得说我好像没什么用,我好像一事无成,然后你好像什么什么 
 它会有一种框架把你框住了。但是现在后来回过头来想想的时候,其实就是一种精神压迫,你被精神压迫住了。
 
 - 是必须按照所谓他那套东西去得到某种成就才要有价值?
f:  就是那种虚的信息量的东西,而这种信息量其实又不是真实的信息量,你看一本书的时候,我就不觉得我在受压迫,因为它是其实具体的。它用一本书的体量去告诉你一件具体的事情。但是一篇文章很短的,它承载的东西就很少,他其实没有告诉你,那东西就是假的,就是欺骗性的东西,所以我会选择书,而不是那种碎片化的文章,所以我觉得书籍他让我了解了这个事情,
-  回到刚才压迫性的问题。你说当你陷在里面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焦虑或没价值,是因为你追求的某个东西跟他压迫你的东西是契合的吗?
f:  他让我觉得无能为力。觉得好像做什么都没有用。
-  没有办法达到它的标准还是什么?
 f: 不是一个标准,它我就觉得对自我的一种否认,它让你觉得你没有东西可以抓得住。


-  我从来不会去想抓不抓住这个问题,但是你讲我好像觉得还是那么回事。那你什么时候会不在那种精神压迫里?
 f: 做事情的时候,这种具体在做某件事情的时候。
-  你就觉得自己是有可能性的?
f:  就。对,其实越具体越好,你做的事情越具体越好。因为它是在你可感知的范围内。现在包括运输工具也好,什么工具也好它是超出人的感知范围的,就是不可控的。其实人的安全感源于你可以感知到的东西。但是现在工具,包括运输、信息、电话,这种东西它是把我们的感知割裂的,同时它很多是不在你的感知范围内的。因为都说了,人其实只有抓住它旁边可以抓住的东西,他才会有一种安全感,你还是得握住个什么东西对不对? 
就握着东西其实就是你感知到的东西,就感知其实你可以这样讲,人的五感它是一种工具,这种工具它是有一定的范围的,超出了那个范围感知不到的人就会有一种不安全感。但我在具体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我就根据周围的环境去做一个反应,具体的互动,它是让我可以感知到的。
 

 - 我有一个问题,我觉得我前段时间很长一段时间是陷在能力的焦虑,你觉得能力是不是是因为它是一个不可感的东西? 
可能是我追求那东西太虚了,比如我羡慕一个有具体能力的人,但是我总不知道我有什么能力,这也这有可能是被精神压迫了。我不知道。 
   f: 你可以这样想啊。能力它本身就是一个需要时间的东西,这不是你一下子可以抓住的东西,如果你这样理解的话,你就不会焦虑了。 
我本来就需要时间去培养他,本来就需要不断的训练才能拥有的东西,他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对于每个人来说他都不是这么容易得到的。
 -  我觉得我更焦虑的是我没有能力的方向,所以我都不知道。可能回到了刚才我还在找那个领域
  f: 你不用找,你就从你现有的东西里面抓住,你可以现有的。
 - 你觉得“找”这个词就不对。
  f: 就是人没有那么多可能性,人只能从现有的东西里面去寻找可能性,你就安心了,就过你现在的生活。
你要意识到,能力它就是一个需要长期积累和实践的东西,你想要迅速得到它,那是不可能的。马老师也是50年的经验,50多岁的经验积累起来的。现在会让你用那种速成的方法,你来参加我这个班级你能力就会提上去,不会的,参加了很多班级或什么之类的,即使他们说现在这种天才,人家也是从三岁就开始的,你为什么要去跟那个拼? 
人家是实打实的,比如说现在什么少年他有天赋,可是他不断的训练,你可能三岁就开始练了,你非得跟他们比吗?没有我不要那个,你要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我们只能从我们拥有现有的东西里面去寻找可能性,而不是从无限里面去找可能性。
 

-  那别人能找到那个乐趣嘛,我还没有找到我那个乐趣和满足怎么办?可能是因为我花的时间太少了。
f: 因为别人就是从他能够抓住的东西里面去寻找乐趣,可能别人跟你的区别就是,他是从他拥有的东西里面去寻找乐趣。
 你真的,人没有那么多可能性,你只能从你拥有的东西里面去发现可能性,其实那就已经够了。不要那么贪婪,其实那对一个人来说就已经够了。

 -  你说人拥有的东西是不是开始也是机缘巧合?只是他给了他时间。
 就工具嘛,我们开始跟别的动物开始有区别,是因为我们开始发现工具使用工具,但那个工具也一开始也是从环境中来的,就人的创造力是基于环境的,其实就是在人类的智能不断的,就是说嘛人的智力其实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对不对?但一开始他其实进化,他发现了环境当中石头可以磨,但他也是从环境中发现的,就是人的创造力就源于利用现有的东西,在这个基础之上去做事情,这可能就是人的一个foundation,一个基础。你脱离了这个基础就是虚的。
 感觉我大概明白为什么我前段时间..
 就人的创造力就源于我在环境中去创造。你脱离了一个非常现实具体的环境你就是虚的,你就抓不住。然后这个也跟人的感觉有关系。我们创造的工具越来越厉害,但是我们工具也越来越独立于我们可以感知的范围。 
 所以以后可能我们的问题不在于我们要创造多厉害的工具,而是我们要创造一个有感知的生活。人是需要有感知的生活,但是其实不是说你创造了多厉害的工具你,延长了人的寿命什么之类的,以后我们可能还是需要一个可以感知的生活。因为人就是一个躯体而已,我们的大脑还是受我们身体的限制,这个是不会改变的。
 

 - 回到刚才那个,比如说像有一些抓到很实的东西的人,他就不在意什么的价值感意义感受和评价,是不是所以抓到实的很多东西就会自然出来?
f: 人的创造力乐趣,这源于说我从环境中去,你刚才说的创造力,而且你要创造力的源泉就是环境,就是人根据周围的环境去创造东西,这是不会改变的。
 - 我觉得我是太想要创造力本身了,而没有去想那个创造力是怎么来的。因为我很羡慕有那种有创造力的人的状态,所以我很想变成那样。
 f: 他也是从他拥有的环境里面去创造,他不可能脱离的。
 - 可能是因为我没有这么想过,他是怎么来创造?但是我会想要那个状态,但那个状态对我来说又是个虚的东西,因为我没有回到自身的生活去想。 


- 从我这样子的状态到现在你这样的状态的一个过程,是一个从想很多到接受,并且从现实中去找可能性的过程吗?
 f:  人都是这样的,不是我。每个人都是这样,你也会这样。这是人跟环境的一个互动的方式
-  那是因为我跟环境互动的还不够吗?
 f:  就人是要刺激,可能你的刺激没有我那么多。人是刺激性的动物,就你刺激一下,你想一下/刺激一下,你想一下,所以其实有时候要寻求这种。就是为什么说他们说走出舒适圈很重要。因为人是一个需要环境去刺激的。 
 其实大脑开发也是。为什么有的人是天才,因为他大脑开发的够。就人他也有能力强的,能力不强的,有天赋性的。比我聪明的人多的是。真的有你要什么你要有一个客观事实就是世界上聪明的人多的是,但是幸福又是另外一回事。
 - 啥意思?
 f:  就是幸福感也是另外一回事,他比我聪明不一定有我幸福。
 - 幸福感是怎么回事?能够接受自己现在的状态。
  f: 幸福就是抓住你现有的东西,做你现有能够做的事情。
-  所以幸福跟自由是一回事?
 f:  对。自由也是你现在还有事情可以做,幸福也是你现在还有事情可以做,你其实有能力享受这些事情。 
 
 - 但是比如说举例,假设华夏不给我机会去采访写稿,或者是我有时候就不知道我自己能做什么,
 f:  但你活了31岁啊,其实你已经有一定基础了。
-  我可以自己创造事情做?
 f:  对你不是婴儿,你还需要.. 你已经过了那个过程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还有持有一定基础,比如我现在35岁36岁我觉得。我希望可以再有钱一点,能力再强一点什么之类的,但是我还是有一定基础的,这个你还是要相信的。
 - 你说的这个基础是能力上的还是什么
  f: 我还是拥有一些东西的。我不是被关在一个小屋里,啥工具都没有,啥事都不可以做。 
 你用你现有的东西去做一些东西就可以了。然后这也就是你能做的,不然你还能做啥,你只能利用你现在拥有的东西去创造。
 

  f: 那天跟马老师聊天,然后他就说有好几个深圳,然后我说我们现在生活在哪个深圳,她说第4个深圳
 - 什么叫第4个深圳。
-  因为他经历过很多,她说的是历史时间上的吗?
 f:  对。就会让你意识到现在的深圳也不会一直是这个样子。可能到了下一个阶段就是另外一个样子。
-  是他会以历史的眼光看现在?
 f:  比如说你现在旧天堂华侨城那一块你觉得很好玩,但是告诉你说90年代05年之前他就是一片工厂区,然后深圳有很多这样的工厂去,他其实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它。你现在所看重的那些标准,可能10年20年之后,别人根本就不屑一顾,你现在所坚持的东西,他也只是因为你现在所处环境,但这个标准环境是在变的。
 - 所以呢? 
 f:  不要太执着于。给你的标准
 - 就是说这些标准是外在的,它是因为外在的环境,所以就找到你内在的是这个意思? 
  f: 就是你一直这样的话,其实你会失落的,也可能你现在坚持的东西二三十年后,就是你小孩看的话,他会觉得不屑一顾。可能环境变了,比如以前大家喜欢的东西的。现在来看别人会不屑一顾。
 就是因为你还没有感觉那种落差,就是年纪还没有到,你现在处了这个年纪,你60岁的时候,可能你身边的人其实对你那套就不认同了。
 - 所以不执着,然后怎么能够让自己不失落呢?
 f:  就不是说不执着。是你得知道你说你现在这套标准是怎么来的,他们产生是有一定的历史社会环境的,其实就是说不是你想出来的,是这个环境社会赋予你的。你必须要去了解去知道说,你这套标准怎么来的。真的是你自己的吗?比如说你想要寻求意义或者什么,其实很多人都在找,他可能不是你自己的,是环境给你的。是精神压迫给你的。你可能想我追求的东西不是我自己的,你不慌吗? 
 

 - 所以你现在去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你不会去想这些外界的标准。还是说你不去想?
 f:  他会对我有影响,他会影响到我,我没有那么坚定说我不受他影响,我还是会焦虑,还是会抑郁。但是我会觉得解决的方法就是从你现有的环境里面去寻找可能性,去做自己的事情,然后利用你现有的东西去发现可能性。做好你现在手上能够做的,其实这样你才能遇见未来。我知道方法是这样的,我能不能做到我也不知道。 
 就是你这套标准,你的焦虑是有缘由的,然后你说一定要有意义,其实也是有一定社会环境造成的。你就要想说我要不要承受这个东西, 
 我现在想说我没必要承受它,但是我会受到影响,我是真的会受影响,手机我也会受到影响。我现在想戒掉它。
 

 - 那你觉得你现在追求的是什么?
 f:  就还是那个嘛,专注现有的东西做事情,我希望我可以做到。
 - 对知道,这是一个过程。你在追求那个过程?
 f:  我没有追求这个过程,我想做到其实是比较具体的。我要提高剪辑,我要写作,我要戒手机,这是非常具体的事情。
 - 你不会追求一个更虚的所谓意义价值,就是每件具体的事情你有一些想法?
 f:  不是我也会,社会焦虑它会,我觉得不应该。但是社会真的因为我们大环境是这样的。
-  我这个我理解,但是我的意思是说你现在个人假设你现在想戒除掉这个影响,那你自己会怎么做?我觉得这个其实就是刚才那个动力,你不要受外界影响的话你自己内在出来什么?
  f: 动力其实就是在你现有的事情里面去找可能性,他就会给你动力,动力产生它不是内在来的
-  动力不是内在来的吗?
  f:  不是,动力是你做的事情,发现我可以这样做,他给了你力量,动力源于你你对周围环境的一个清楚的认知。 
 其实你说佛教还有宗教,它其实都是教你怎么跟环境相处。其实你信仰什么不很重要,但他有些仪式。那个仪式比如它要教你善待人啊,他其实是一个具体的东西,其实宗教越具体,他给你的力量越越大,
 - 你说具体是指教义?
  f:  就与人为善啊,就比如没吃饭之前,我们祈祷一下,感激事物,它它是有作用的, 
 

 - 所以我刚才问的这个问题不成立是吗,“你在追求什么”?
  f: 就是你想想说,比如说你是要追求生命的意义,你怎么会有这个追求呢?它有一个来源的。
-  可能我就是羡慕那种有价值感有意义的生活,我想..
  f:  但是你怎么会羡慕这种有这种有价值感有意义的生活呢?
 - 怎么会羡慕?
  f:  对啊
 - 我不知道,我就觉得别人那样挺好,我也想成为那样
  f:  但现实就是你只能抓住你现在做的事情。因为现在大环境其实他没有教你,就他是大环境告诉你说你拥有很多可能性。但实际现实是,如果你认清了这个现实,你根本做不到像成为另外一个像他那样的,你能做到的就是从现有的环境里面做,如果你有非常清楚的认知。
 - 我就会希望说我从现有的东西做我现在自己的事情,并且找到我的价值感,我就把那个价值感当成我最终的一个锚点。最终我可能想实现,但我现在可能在这儿,我想去那儿或者那种感觉。
   f: 你告诉你做你现在做不到,你要做到的话,你就要付出时间跟精力,就必须要训练,需要提高技能。
 - 同意,所以我说我追求她,但是我现在没有嘛 
   f: 那你就知道,你短期内是做不到的事情,你了解到你做不到的事情的时候,你还有什么可焦虑的?
 - 可能我又想快点做到,所以我就焦虑
  f:  你做不到,你要有一个清楚的认知,我做不到, 
而我要做到我可能需要一些提高技能,提高技能它需要时间看书,具体还是从你每天所做的事情里面,我采访一个人,然后归纳总结那是过程的。它是一点点做出来的
 

 - 那你不会去想我要去追求那个结果?所以我刚才问这个问题对你来说不成立的,就是你会只从现在我当下这个点去考虑问题。不会眼睛望着那个点,是这个意思吗?
  f:  我以前我想我会有这个想法,我会想要那个点。不是我给我的。是这个社会给我的。他那个我是虚像,告诉我说你应该那样对,他只让你看到那个点,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觉得跟现在大环境有关系。就是你要了解大环境对你的影响,他只是给你的一个点,不像书籍告诉你前因后果,但其实他是一条直线。
 - 我知道它是一条直线,但你会追求那个线到达那个点吗?你不会去想远方那个点?
  f:  我现在达不到,我要达到那个点的话,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精力去付出的训练的。
-  我知道,但是我也会知道我需要时间精力,但我眼睛会一直看着它,你不会?那就是可能我想追求的一个东西。
   f: 没有,那是因为你要知道你要追求那个东西,你只能从现有的东西里面去抓,你还会再回去了嘛,从现有里面的东西找。因为你要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啊。 
 

 - 所以你不会去问自己这种我想追求什么这种问题是吗?你不会看着远方?
 我会羡慕,但我知道我做不到。
   f: 所以动力就是因为你现在跟你现在具体的事情遇到了,然后就想提高想让自己变好,这就是很具体的动力? 就我只能在我感知范围内去做事情,
-  然后呢
  f:  这是我唯一的出路,我没有其他出路,你可以这样想。 
人也没有其他出路啊。
人就是这样一种动物啊,就接受你自己的。对。就接受你自己的原本的样子,人就是能力有限,人没有那么多可能性,人他就只能从环境里面去寻找可能性,从他自己的环境里面去寻找可能性。
 

-  你不会去预想后面的路线,你只会把现在手上的做好。我觉得很多时候花时间在预想和焦虑未来上
  f:  社会是被时代驱动的。社会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你想想看有多少人存在这世界上
-  你就是说很多人存在,但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f:  他不会留下,就像你说现在我们大家什么之类的。但你人类说不定哪天就灭亡了呢。因为时间是无限的,所以其实所有有限都是“无”,因为所有的“有”都是包括在”无“里面。所以你就不用考虑无限了,你考虑你自己那个“有”就够了。 
-  这个“有”就是当下的生活?
  f:  就是当下你可以抓住的,人的局限性嘛。人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比你感恩生活更重要。
 其实就是你没有那么重要。
 从时间上你没有那么重要。你想想看,你把你退一步讲就没有那么重要,其实对你来说是一种解脱嘛,那么只要在现有的生活里去寻找生活就好,因为我根本没有更加重要。
 

-  但是我总在找外界的认可,因为达不到,而非常焦虑
   f: 你想想看那外界那个认可不是因为你,是外界给你的。那个东西其实不是由你出发,
 - 但是我又觉得他会不会提高我的生活质量呢?
  f:  你提高你的生活质量,也从只能从你现有的环境里面去提高
- 为什么你这么清醒? 
  f:  环境给你的,你大环境就是这样的。
 - 为什么我很少反思大环境?我老在看我自己,是我自己的问题
  f:  因为现在所有的信息,就是说你要努力你要努力。 
-  所以其实你就不用想,你只要想说你现在拥有什么,你可以把你拥有做好就好了。
   这样想好像是解脱了一点。但我又会在想说…
   f: 那你就再回到“我只能在我有在我所拥有的环境里面去寻找可能性。”再回到这个点就好了。然后我们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fish真的是一个很现实主义的人,她是从她手边可以拥有的现实出发去考虑如何生活的。而不是像我一样生活在抽象的概念和价值观里面。我总是在探讨一些形而上学的问题,但是对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和目前生活里的现实视而不见,我觉得fish本身受到的局限性教会了她如何把脚牢牢的伸进土地里。也叫我“现实”两个字怎么写。牢牢抓住你现在拥有的东西,你已有的朋友、能力、兴趣、生活条件、去睁大眼睛去看你现在拥有什么,好好抓住这些触手可及的东西,在这里面去创造你的可能性。我特别喜欢她说的一句:“创造力的源泉就是环境,人的创造力就源于利用现有的东西,在这个基础之上去做事情。你脱离了一个非常现实具体的环境你就是虚的,你就抓不住。

回到上篇我们对动力的讨论,我一直以为动力是一个更抽象的东西,但fish说动力不是内在的,动力是你做的事情,发现我可以这样做,他给了你力量,动力源于你你对周围环境的一个清楚的认知。 你要用现实的那个边界去冲撞,去作为创造的基础。

这个最好回应到海桑的诗:“我不再想象生活,我开始着手生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