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和fish在新洲祠堂聊天(上)

把你想要追求的东西具体化,不要空洞的说价值高和意义感,想想这个东西是谁加在你头上的。

两周前的周末和fish坐在新洲祠堂聊天。新洲祠堂是一个不对外族人开放的本地祠堂,高高的台阶半掩着,里面是供奉着菩萨神怪,但通常是简氏宗亲在里面聊天打牌。我知道我进不去所以我从来只是在外面远观,但是我不知道可以坐在祠堂的正大门的石柱子上聊天。很热的夏天,石柱子上坐着居然阵阵凉风好不舒服。我经常见fish,但这次聊了一些让我觉得很意外的东西,我想把它整理出来,但是拖延症花了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我穿插着还读了几本书《别只叫我女孩》、《人的境况》、《狗屎工作》、《通向哲学的后楼梯》。把这次对话分为上下两篇:

 
 关于个人动力的讨论—>对价值观的讨论
 ——————————
-  你刚才讲你刚来深圳的时候,你在来深圳之前,你当时为啥来深圳?
f: 你总得选个城市,然后我之前去上海,然后待了也没什么意思,然后就有朋友在这边,然后就过来了。
-  所以开始偶然
f:  因为你选全国也就那几个城市,你想想看
- 然后那个时候过来就想做纪录片?
f:  对。可能对拍纪录片比较感兴趣,
-  哦对,那时候就已经因为对你在上海听课,兴趣驱动。
f: 不是对我来说,你活着总得做点事情,然后你觉得这个还可以,然后你就选择做这个,对个人来说会比较简单一点。
 我觉得它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就是说各地方就是说你做很多事情驱动你的是,除了活着本身做一个事情以外,他会有一个..
 其实活着就是你就会去找这个,怎么说,你活着你就会需要做点事情。

-  对我知道,但是你会有那种强烈想要找到自己价值,证明自己能力,或者是我想赚钱,这种动力吗?你活着的比较开心的事情,或者是你比较想做追求的状态,我觉得那个是不是动力?对我来说,比如说我一直很想找到自己的的价值,或者是确认自己的价值,或者我喜欢有创造力的东西,那我可能想找到自己的一个作品,不知道,这些都会是我做很多事情的一个原因。 
f:  我觉得可能就是做那个事情比较有意思了。 
就好像就你接触那个,然后你发现还挺有意思的,然后你总是需要一份职业的。因为那时候考虑赚钱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赚钱。然后你就接触那个呀
 - 但当时纪录片不能赚钱呀
其实我好奇的就是一个人的很多选择出来的,然后选择它其实又是包含着像你刚才说他对很多事情的判断。他的判断是动态调整的。对我其实好奇的是他对外面周围的判断是什么样的?
f:  那个是很综合的,他跟你的成长环境,你的性格,然后你遇到的事情就相关的。
 - 你在深圳干过几个工作
f:  应该说做最久的可能是做服务员做最久的,餐厅。
-  你选工作的标准是什么?
f:  我能选择的比较少。
 - 但是当时为什么最开始会去服务业呢?
f:  包吃包住,
 - 所以比如说最开始选择工作是经济上面,
f:  对就是包吃包住
-  那包吃包住可能有别的工作
 f: 很少有服务业这么直接的,然后他对门槛要求也不高。
-  那你工作了现在这几份工作,你觉得你的选择性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f:  现在要看你比如说如果你说我在视频行业的选择性增加还是增少了,因为行业不一样的话不一样,我只能在说在自己这个行业里面所选择性多还是少,可能增加了,但我年龄也增加了,就会有碰到一个问题,年纪大了可能就不会用你了。比如我现在是35岁或者36岁,对我这个年纪来说,其实应该按照正常的别人以为的那种发展轨迹,我应该是一个非常经验丰富的,但是因为我又中间转的行业,我就会其实是相当于比如说,我可能4年前还是3年前才开始进入这个行业,虽然这些以前是感兴趣,但是其实没有真正进入这个行业,所以对我来说可能面临着一个,其实我现在还是属于技术什么的积累期。但是这个年纪其实你去找工作,但是你找工作也会有不一样的,有时候也要碰什么之类的,因素也挺多的。 
 但是我想做比如说我想做摄影,而且我们这个行业其实女生会比较少男生会比较多。
 然后你会因为面临深圳,其实整个视频行业都是比较零散啊,其实没有什么专业化这个问题,然后市场也比较小,行业、性别年龄都会有歧视, 其实跟行业的状态相关,行业现在比如说你这个行业是不是处于什么阶段有关系,然后也跟你的年龄有关系,也跟你的技能水平有关系,跟你技能水平其实跟你的人生经历有关系。 
 而且还跟你个性有没有关系,有时候其实你对自己有没有信心,然后比如说。
 对还跟你什么你你有资源还有关系,跟你能力还有一定相关,反正挺多的,这能不能接到项目可能跟你能力还没有关系
 
-  你会觉得你现在的是一个什么状态?
f:  我觉得如果我没有债务的话,我觉得还挺能接受的。债务会让我压力很大,如果没有债务这件事情的话,我会觉得其实就是一步一步经验也在积累,然后工作经历工作经验也在积累。年龄其实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但可能对于招聘的人来说会是。 
 但对我自己来说,我觉得我自己状态是ok的。
-  你是一直是以兴趣为驱动为主的主要动作的感觉,哪怕你会觉得好像这个选择在这个行业并不是一个最优选择
f:  因为对我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我进入其他行业我也得学,他也不一定能去做赚到钱啊。 
 我觉得选择哪个行业风险,你要做的事情,你要付出的时间跟精力对我来说都一样。
 比如说你现在说什么赚钱,我去做我也要重新学啊,对我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嘛。
 你说互联网现在比较火,但是我又不学这个的,所以对我来说其实没差,作为技能你其实都要付出时间去学,然后你在这个行业要出头的话,你都得一步步积累,没差,所以其实你要说把兴趣当成你职业或者其他,你总得选一样是吧,然后你选择这样肯定是要你付出时间跟精力的。
-  你有想过你,如果不干这个了,或者是也不在深圳了,你会去干啥?如果是你想过的后面如果外在条件比较差的话,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f: 什么叫最坏?我觉得现在已经最坏了。
 - 或者说你有考虑过离开深圳这种就假设?
 f: 这样我有有条件的话,我不一定要在深圳,别的地方也可以看看,我没有说一定要在深圳,现在是我走不了。
-  比如说你有想过回老家。
f:  回老家可能不会,因为我觉得对老家的情感也不是很深。
 我老家也需要生活成本。我那边也要也得找份工作什么之类的,对我来说还好差不多。 
 我们老家也没什么可以支撑着我的。因为我那边朋友也不多,你要找工作其实你重新找,可能家人会帮你介绍,但是我家人也不是那种有钱有势有权的有资源的。
 

-  你刚才谈到的状态的时间线,你觉得这几年有什么变化?
f:  比如说我喜欢拍照,但你可能能够得到的社会给你的反馈是很少的。那东西可能变成了一件你自己的事情,其实你想想如果他真的变成自己的事情,也算是比较回归它本来的样子会,回归本质。
-  你会觉得怎么样才叫实现自我价值,或者你会看中实现自我价值的事情吗?
 f: 不太会,我觉得我活得开心,小日子我觉得ok就可以。
-  这样嘛?我有这个包袱,我总觉得想找到自己的价值,为什么我会有这个包袱?而且他对我真的是个包袱
 f: 可能跟我们世界观价值观是有关系,我之所以不看重,因为你从大的时间上来说,其实如果你要说大一点,你从整个宇宙来说,从这个时间来说,其实人的存在是可以忽略的,生命的存在是可以忽略的。 如果你把它拉长的话,其实你可以这么理解吧,
-  你把“我”看得很小诶,我觉得我的自我太大了,我一直会有这种感觉。
f: 不是小的问题,是怎么说我想想。因为你可以换一个方向想,其实生命从来都是没有意义的。
 - 为什么你看的那么开?
 不是没有看得开。其实人很有意思的一点,可能跟其他生物,但其他生物因为我不知道他们脑子的结构,所以我不太懂。 其实你可以这么想,所以其实都是空的,但人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人一定要创造“有”,但是“有”其实也只是刹那的。
 - 卧槽你说的这个跟佛教很像,
 f: 没有不是佛教,是有点像偏哲学了。我会比较赞同他那个观点,其实人所坚持的有一定会消失的。所以我们其实现在所看到所有的都会消失,有时候你就感觉到我坚持的意义在哪里。
 - 对呀这样太虚无了吧
f:  但是很有意思的点。你坚持就是它的意义啊。其实人的一个动力所在…
 - 你顺利的接到了我的第一个问题,
 f: 我就说人就看你怎么考虑,人能坚持就是因要即使我知道它最后会消失,但我也要创造那个“有”。所以那个“有”才价值。 但是它不是可以执着的东西。
- 照这样说我也很想追求“有”,但是我为什么就变成很执着那个“有”了,好像没有那么像你刚才那么灵动
f:  因为你的“有”是一个没有具体的东西啊
-  有啊我想创造一些东西啊
f:  但是你不知道你想创造什么,比如那个“有”对我来说可能看一张好看的照片,或者跟友人进行一次有有意思的对话,或者多认识几个朋友
-  那我也有啊,比如说认识朋友或者喜欢对话是我确定的,只是我缺少一个更具体的形态的东西,
 f: 对我来说它就是啊,就是一个“有”。其实就是我们创造的每个瞬间啊
-  那不能因为我现在没有找到我价值感,不能确定形态就说它不确定了?
f:  其实就是你还是不确定那个东西是什么,所以你就会执着说我要那个东西啊,如果你确定下来的话,你就没有这个烦恼了。 我有时候也会有那种,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事情的,但后来转念一下,你又能做成什么事情,你想要做什么?改变世界吗?
-  为什么你一下就点出了我的烦恼?
f:  我觉得如果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的话,实际上其实你想要做,你想要坚持的,即使你我跟我一次好好谈话,多认识几个朋友,这件事情其实对别人来说没什么重要的,相对来说它会偏私人化,其实你你想追求的是私化之间公共的东西嘛。其实你相当于说需要一个公共的认可嘛
 
 
 - 对,我下一个问题就想问你,你会怎么看待外界的一些认可或者评价?
 f: 我得到了外界的评价认可很少,所以这个问题对我来说。要看你说的外界是谁,因为每个人可能不一样。
-  是谁?就是社会呀
 f: 说一个具体的,社会它认识我吗?
-  比如说我会觉得马力安老师他很厉害,可能我虽然不直接认识他,但是我通过他做的事情,我就会觉得因为他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我也寻求那种价值感。那种价值感… 这个社会就是其他人可能她并不认识,但是她做的事情能影响到其他人,
f:  因为你不是她,你不知道他的是那个呀。
-  对,我是站在一个不是她的角度去看,但我觉得他那样我觉得他那种是好的,我觉得挺好的。
f:  你想成为她那样的人吗?他说你羡慕她这样的生活
-  我觉得他这样生活挺好的,如果可以这样生活挺好,但是我肯定不会想完全变成他,我肯定也希望是我有我自己特色的
f:  但她自己生活其实就是她选择的那个部分啊,她可能待在他的生活范围内。然后她可能就是学人类学,她以前做的就是田野调查,然后现在可能对他也要维持生计,所以他可能会去做各种演讲什么之类的。 然后她其实说出的话或什么,其实也是基于她自己的在自己的学术范围内,
 - 你的意思就是她的东西他只是做了他自己那部分,他并没有寻求外界的那些东西,但那个东西自然的
 f: 所以你看他的时候就是相当于一个是后辈去看一个长辈,所以你会觉得说其实这样的长辈很不错呀,所以你的纠结是?
- 我说的是说我寻求一个价值感,
 f: 但是她没有特意去寻求价值感,她其实做她自己喜欢,他自己觉得我可以做下去的事情。
 - 不会啊,她做这个事情她觉得做的喜欢,我觉得他肯定是能够在里面找到意义感和价值感,不可能没有
 她不会刻意去追求那个。 
f: 就比如说我拍照的时候,我一开始也不会想到说它就是价值感跟意义,因为价值感意义是你自己后来才会去讨论说我做的这个事情有没有价值感,或者当你没有得到回应的时候,你可能在想这个有没有意义,但是你一开始做的时候,其实你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你一开始做的时候,你只可能会,噢我遇到这样的一个东西,它很有意思或者什么之类的,然后我选择去做它,但你不会说一开始就考量的时候它有没有意义,我一开始肯定考量的时候,在我的我自己所处的环境和范围内我可不可以去做它?
 


 - 为什么我们会聊到这个?
f:  因为你觉得她的成功是有意义的嘛
 - 她的成功是有意义的?我不会开始这么想,
f:  那你觉得她的生活是有价值的嘛
-  对,她对其他人也是有价值的
f:   其实不是说有价值,只是很多人认同他的观点
-  不一定是认同,但他会激发别人的思考,我觉得这就是价值。比如说通过他的对话,我会重新去开始思考一些问题,我觉得他是挺好的
f:   那她其实只是在自己学术范围内给了你一个她的观点。
 - 对,可能是因为他用他一些比较平实的语言,或者是因为他有带着他的生活经历,我会很容易被他打动,我会觉得他讲的东西我就觉得很有意思
f:   那是个人能力的问题啊,她可以做到这个事情,他可以用语言去表述他的观点,让别人去接受他,你也可以讲说这其实是一个能力的问题。 
  -  所以呢?
f:   你羡慕的是他的能力。他有这个表达能力,他有对事情的分析能力,他分析出来了跟你对话了,你觉得他说的很好
-  或者是这么讲,我希望成为拥有这样能力的人。
f:   那可以
-  可能是我觉得因为我这种能力以后,自己的生活可以更充实?
 f:  那也不一定啊,有很多很能力很强的人他也会觉得觉得过得很空虚啊
 - 什么意思?就刚好他这种能力我羡慕,其他的能力可能我不在乎。
f:   其实人人都羡慕他,马老师的表达能力是一流的,他分析能力是一流的。在我所遇到的过程当中,他的分析能力跟表达能力是非常一流的。
-  你会去羡慕别人的能力吗?
f:   我会觉得如果我拥有他这样的表达能力,他这样高的能力, 你会觉得那个能力很好,但那个能力适不适合你,能不能再给你想要的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
-  你想要什么生活?
f:   其实现在的生活如果没有债务的话,我就很开心。对,我还是可以从我的生活里获得某种能量的。或者说乐趣的,比如说昨天看到我同事拍那一天,我感觉乐了一个晚上,那个也挺开心的。我现在会不太那么去追求别人的认可,虽然我写公众号可能也会有说感觉好像没几个人看到,但后来想想说你的乐趣到底在写还是让人看?应该写把,那没几个人看就算了,这道坎也可以过去。
-  除了公众号以外,就你会追求一个你的?其实我觉得认可跟能力是挂钩的,你会想去…
 f:  你拥有那个能力跟不拥有那个能力,都能给你带来乐趣,不一样的乐趣,就比如说我没有马老师那样的表达能力跟分析能力,那我就不需要去表达跟分析。
 不啊比如说我没有他那样的表达能力,但是我还是在做,很多事情她在做我也在做,比如说我也喜欢跟人聊天,或者说我会把它记录下来,可能某种程度上跟她是有一些类似的,但我没有办法像他这样总结分析出来或者怎么样能够提炼一个高度,其实去做的事还是在做啊,不因为你没有这个能力就不去做
 - 就看你做这件事情乐趣在哪里,比如说我可能跟人除了把总结分析出来之外,我觉得其实我跟那个人聊,我能聊到那个东西就说我感兴趣,
f:   像马老师,她会说他其实不太喜欢写作,然后我之前问她,说你不会有那种,想好做这个事情应该把它写出来那种冲动吗?他说我没有。
- 那我也可以啊,我跟很多人聊我都没写啊,
f:  他会享受聊的那部分
 - 我也享受聊的部分啊
f:  但她会从中得到满足感
- 我也会啊。
f:  但是你会纠结于我一定要把它写出来,
 - 不不不,我现在不纠结要不要要把它写出来,我之前纠结的不是说我要去把录音转移成文字或者写出来,这个事情没有那么重要,关键是我之前想找的是一个形式,比如说我我会觉得我缺少一个,比如说我很看重,我希望我是一个有创造力的人或者怎么样,但是我一直都觉得我缺少一个表达手段,可能写作会是一个吧,但是我现在觉得很难勉强,还是自己有东西写的时候再写。还是很多想法,因为我觉得我好像没有一个我真的特别投入去用的一个东西去把我们的想法表达出来,
f:   你想把它表达出来就是一个目的。
- 对,有可能,所以它不是那个事情本身驱动的,可能是因为我想变成一个表达能力的人,这个事情在驱动。
 就你还是需要把它表达出来。你的目的还是想要把它表达出来。 
f:  我也会啊,我想把它表达出来,我只是说这个过程很有意思,我也希望可以把它表达出来,然后我也会执着想要把它表达出来这件事情,我还不是一个可以完全享受过程的人。
 - 我觉得人不可能不追求结果,只看重过程的那种太理想主义了?
f:   过程就会产生结果,只不过那个结果可能不是你之前预测的结果。
 - 那我可能在追求过程,但我很强迫自己需要有那个过程,其实我现在没有预测一定要有一个“那样”的结果,但是我会强迫自己有过程。
f:   或者说你需要有些事情去填充你那个时间?
对,我觉得你现在可能是没有找到可以支撑你生活的点。
- 其实我有很多点在支撑了现在,只是我总觉得…
f:  你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你踏实的点。
- 就是我没有认定,说这个就是那个事情,其实有很多点,但是我没有认定说那个就是我的点,比如我的家庭生活等等,我好像总想再找一个支撑点感觉。 
 而且这个支撑是我想找到的,证明我能力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我的支撑在现在阶段总还是想证明自己,如果证明自己我就安心了的那个感觉。然后我就想找到那个事情。
 前两天去采访采访一个做服装设计的人,就是小时候他初高中都是不太把老师当回事,,然后他们学校也很烂,他读的学校一直都很烂,然后老师对他很早就然后他爸妈应该是分开住,然后他都不太管,从小是放养,我觉得他很早就打破了那种对外面那种给大让他做什么事情那种障碍,她初高中都很烂但是大学才开始自己去找这个形式慢慢做到现在。 但我觉得她比较好的,它是基本把很多标准都已经践踏过,以后可以再建立起来一套自己的标准,会觉得他不需要外界的东西,
f:   就看你说外界是什么咯
-  就别人给他的一些建议和认可,或者是对他的评价,这一套东西
f:   因为我会想说她的认可来源于哪里,你说他的外界是指的是哪个外界,是他们那个行业的吗?
-  说到这个我想到,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没有在一个行业里,它会让我没有安全感。所以我会一直想找一个支撑点,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原因,就是我一直想说我找一个事情,是因为我觉得那是一个行业。
 f:  那我可不可以觉得,你还是没有找到那个让你觉得有乐趣的东西? 
     比如说他服装设计师,我知道其实可以从他所做的这件事情上获得很多乐趣,也有挑战,但是会其实在他的工作当中他得到了满足。
     你比如说他做服装设计跟我们拍一个片子都是一样的,当你在这个行业里面的时候,你会知道是我拍的东西是好的还是坏的,它有一个标准,当他做好的时候他会很开心,当他遇到挑战的时候他也会烦恼,他其实烦恼和开心都是,但是他会知道说他可以获得满足,他会满足,他从这个东西里面他可以获得满足,可能就是他会有烦恼,也会有开心的时候,这个东西能够带来满足感,所以他不需要外界的肯定,因为他对这个东西有了一种认定。
-  我觉虽然我之前的工作是某一个工种,但是它还不是一个行业。(执着找行业/而没有找到那个让你有乐趣的事)
f:   其实我也不在哪个行业里面啊,我也不在纪录片行业里面
-  但纪录片是一个行业
f:   我知道,但我觉得我也没有在里面。
-  为什么呢?
 f:  我也没有获得什么主流的认可或者什么之类的。 
     你可以从里面获得满足感,我是知道的。即使说我好像没有获得….但是我希望可以靠他生存,但我不一定要在这个行业里面做出多大的贡献,但是我觉得我也从它里面获得了满足感,其实我现在反而是生存烦恼(fish是找到了喜欢的那个东西,只是有生存烦恼,而我是没有生存烦恼,却在找喜欢的东西)
-  我现在就很想着急找到那个,让我有乐趣或者我可以去做事情的一个
 f:  不是,其实你是要在一件事情获得满足感,因为每件事情都会给你带来烦恼和开心,都会有。其实你现在可能要找的是那个满足感,当你做这一件事情,诶有那种认定的感觉。
-  对,我很少有那种认定的感觉。
  f:  比如说他会说他在日本学到了很多东西,然后就给他认可。 
      他可以在这个里面的,得到正反馈,其实他是很清楚他这个东西带给他什么,所以他不需要说,当然别人肯定他也会开心这个,所有人都是这样的,但是他其实很清楚的知道,这个东西对自己的意义在哪里。
 

 
-  我会觉得我现在有种没有安身之所的那种感觉
 f:   就还是你没有得到一个认定的东西,即使他不管他有没有得到,它能取得大的成就。其实跟成就没有关系,就是说还是说,因为每个事情都可以给你带来成就或不成就,都一样的。这社会只要它存在,它其实还是对社会有用的。可能就还是有一种羁绊在里面。
 - 什么叫羁绊?
 f:  就比如说我喜欢记录片我喜欢拍照,它可以带来一种好的羁绊,就你说设计师服装设计对他来说是一种好的羁绊是一样的,那种感觉可能就是,你知道你做这个东西你不会差到哪里去 就是你肯定不会后悔说你选择这个东西,或者什么之类的,因为他带给你的东西是你享受的,你可以这样说,就这个东西带给你的东西你是享受的。然后还有正向回馈到你。
-  我现在就不知道我怎么能找到那个东西?反正我觉得上一份工作肯定是没有,所以我先辞了,但是我又不知道这一年我能不能找到,或者是他可能是已经在我生活里有,但是我没有给到他认定。但这就会让我觉得像你刚才说,感到那一团东西不确定,感到一种不安全感。 
 
  f: 都有。我想想。我觉得可能跟每个人状态不一样,其实你真的可以看这本书,我最近看的那本《别叫我女孩》。
     我觉得可能跟我们的教育有关系,我们教育这边没有一个foundation,没有一个基础。我看完觉得有点点安心,因为你会知道原来人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其实我们我们教育里面可能没有这种东西去认识,它没有给你一种安心的东西,包括现在的教育也是,给小朋友的其实很焦虑。其实这种教育也是,但是其实我们可能没有培养一种生活的美感。
 可能我们中国环境里面他没有培养起一种个人对于生活的那个基础,那个 Foundation,其实更多的现在传达,其实没有让你去享受生活,enjoy生活,它可能跟工作无关,你可能跟你的成就无关,我觉得自己会缺乏这方面的东西,看他这本书之后,但是我看了之后会觉得安心是因为发现哦其实没有那么复杂。
 其实我们现在还是有点浮,其实每个人需要一点那种对于生活的感受,特别是我们现在其实都是看手机,其实有点虚,比如说国外他们那种注重音乐、美术、运动、获得那种交流或者那种家庭关系,中国人好像太过于功利的去看待生活,而没有去享受生活,或者说沉浸在里面,我觉得他们国外的教育可能会有一种沉浸在生活里的那种东西,但是部分中国人也有,部分国外人也有,但是人其实是需要那种东西作为一个基础,所以我现在会觉得我可能在找那部分基础。
 所以以前教育里面,其实我们小时候父母说你要学习好,但是他其实没有让你去了解,比如说从做菜这件事情上,扫地这件事情上,一些基础的东西上去给你建立一个生活的连接,所以你你会去寻求那个意义到底是什么?意义到底是什么?
 
 对,我觉得我可能,比如说我想戒网,因为我觉得我需要那个基础,不然我就会被那种焦虑带着走。
 我看那本书我觉得比较舒服的是:他们跟你说,你成长就会遇到某些事情,然后恋爱婚姻然后什么之类的,她这样一件件跟你讲的时候,你反而觉得不焦虑了,反而松了一口气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基础的,我其实现在可能现阶段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就是,我想把那个基础的东西建立起来,
 特别是现在这个城市生活,它没有那个foundation, 会让人很焦虑。
 
 - 我其实就是就是觉得我身边有趣的朋友都会有让自己安心的那个东西。
  f: 那你不是她,你怎么知道?他会给你讲,然后你会觉得他很有趣,但其实你不是他,你不知道他生活面对的是什么?
- 但是我很知道我自己是没有的,我不在乎他有没有,但是我很清楚是没有的,这是我慌的原因。我觉得我最近两年都是很着急想找到那个东西。
 f:  但其实不仅是你,这是普遍性的,你比如说我36岁了,我还是找那个foundation,
 其实你把生活还给生活其实就很好,我感觉现在人不是在生活,特别是深圳带给我的感觉,像我这种工作,其实我们工作上我们老板上他们都很着急那种感觉状态,或者说做抖音做流量,然后你就要做量产,就是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的。 
其实人的能力还是很弱,我这么讲,你不要把人想得很强大,人他有限制的。因为我们现在太强调,包括手机上面给你看的东西很美丽精致或者成功或者金钱或大房子,其实你看到的还是一个虚像的,可是他没有落到你的真实生活里去。
 我觉得可能每个人最重要的还是要落到自己真实生活里去,一些最基础的东西,去找那个。大部分人是没有生活的,其实反而那种生活的东西,他能给你那个安定感,现在社会是有点失控的。
 
 其实焦虑不是你一个人焦虑,普遍焦虑我也焦虑,但是有时候你就会想说,为什么?现在社会是把人逼到一个极致的感觉,就他会给你一种幻象,那种幻象是你在角落里,你被什么东西压着。其实你换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抛开那个东西,其实你没有被压着,但是现在社会,特别是网络会让你感觉到你被压在某个地方你出不去。
 他最厉害的是他制造了一个幻想,然后很人很有意思的是:人,因为他是思考型的动物,它会被幻象所影响,他会被那种压迫性的幻想和影响,让你对生活做出错误的判断。
 其实我觉得我们现在活在一种错误的判断里面,我们会觉得很紧急,这个事情一定要做,生活一定要有意义。
 我现在觉得我们人被,人很有意思,他是会被精神压迫的,动物可能没有,但人会被精神所压迫,然后他会让你误以为我现在被锁在某个地方出不去了。

 - 你讲的好好。但我现在没有那种被锁的那种感觉,我只是觉得我找不到一个...
 f:  有有有,你就在里面。
-  是吗?
 f:  因为我也在里面。我很清楚那种感觉有多难受。 
因为我妈是个很焦虑的人,有时候我很怕跟我妈通电话,然后发现我也遗传了她的焦虑。
其实小时候跟我妈有一个相处模式,就是每次我做错了什么,她会骂我,然后骂的很难听,然后骂过了之后她就安抚我,就有两个极端,然后我会觉得我受她影响,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人都是一些被精神压迫的人。
 真的真的。因为如果你换个方面想说,如果一定要做什么,一定要做什么,那这个肯定是错的

-  所以我可以不找到安全之所在?
 f:  就是你找生活吧,我觉得每个人先把生活找到再说

我觉得fish一下就点出了我的问题,明明开始我们在聊她的生活。我觉得辞职以后我执着和沉迷于要去找有价值感和有意义的生活。这种抽象的需求超出了具体去找一件喜欢事情的需求。我执着的那个东西是悬浮在半空中的,什么事有价值感和有意义的生活?我看不见也摸不着。

甚至为什么我要追求这样有价值有意义的生活?这是谁植入到我脑子里的想法?我有没有去检验过它?这样导向了一种非常功利的处事态度,我做事之前就会先去判断“它是否有意义,是否有价值?”。有一段对话我再去看我都会觉得挺羞愧,这样看我的思想过程。比如我羡慕马立安老师做的事情有价值有意义,但对她来说可能只是做了她喜欢和能坚持做的事情。我太想要表达本身了,当变达本身变成目的时,这一切就太不自然了。

做一件具体的事情带来的满足感是最真实的认定,这是一种身体上的直接感受。当fish说你是不是还没有找到你真正有兴趣的东西时候我觉得还挺刺痛的。我很少从乐趣来思考问题,下一秒想的还是空洞的说价值高和意义感。我现在一下想不起来做什么事时我最有乐趣,或许有,写作或者策划?但是我之前不会从这个角度考虑问题。我对乐趣还有对自我的感受不重视。fish说:“认定的东西,即使他不管他有没有取得大的成就,你能在它本身得到乐趣,这已经是一种幸福的羁绊“。这甚至也是缓解我虚无感的最好办法,做具体的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感到虚无,在做具体的事情里找到你的生活热情

最近看《通往哲学的后楼梯》,我最大的感受也是,具体的、可感受的现实带给人安全感。摘录一些有趣的表达:

休谟

在形而上学思辨中,什么东西能保证所说的是真理呢?回答是:只有认识和理性本身,别无他物。休谟坚决反对这种看法,但从自身出发,认识能力与理性不可能把握真理。除此之外,剩下的还有什么?最终只有认定感官印象,即我们在听、视、爱、恨、触摸、追求时所得到的生动的直觉。所有认识源自于直觉,直觉最终又是检验认识正确约否的标尺。基本的一条:只有那些经得起感官印象检验的认识才能称得上真理。因此,哲学的中心任务,便是将所有的想象分解为直接的感官印象。

费尔巴哈

它所关心的,完全是“此岸、现实、自然、此时此地的人。“他认为这才是唯一的、真正的现实存在。人的最重要的特点应该是他感官性。”真理、实际和感官性三者同一。“回顾自己走过的哲学之路,费尔巴哈写道:“我从超验性回到了感性,从否认感性的真实与内容中引申出感性认识即真理。”人放弃了幻想的理想之境,才能专心地研究真正的此岸现实。

卡尔罗杰斯

我珍惜那些内省的时光——探索自己、冥想和思考。不过这必须通过其他事情来平衡———与人交流、创造(无论是种一朵花、写一本书,还是创造一件木器)。
对我来说,与真实经验的质朴保持亲密时非常重要的,我不能生活在抽象之中。所以,与人们的真实关系、插入土壤中的脏手、对花朵的观察,或者欣赏日落,是我生活的必需品。至少,有一只脚需要站在现实的土壤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