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失去知觉只是咯咯咯笑

早上跟阿坤双双上了手术台,本来是他做胃镜的,然后我也就顺便被我妈拉去一起做。我以为就是坐在凳子上让医生插管子,结果可严重。先喝了一瓶棕色的难闻液体,喝完整个嗓子麻麻的。我以为这是麻药。接着护士让我躺上走道上的手术台开始调盐水。我在等着的时候就看到阿坤从手术台里被推了出来,意识昏迷,想去看看他。可是我也在手术台上动弹不得。

过了一会儿,我也被推进手术室。两个医生谈笑风生,说起要再生个男孩。我问那个男医生这个做胃镜会痛吗?他说不痛,就是等会会在手上推麻药有点痛。原来我刚才喝的那瓶不是麻药,是去除胃部泡泡的东西。

再有意识的时候是我在放屁,被我放屁的这个动作震醒了,然后意识慢慢回来,发现我躺在手术室外面的走道上。浑身酥麻,意识乱晃,我听到阿坤在我身边站着,我想叫他,然后浑身就忍不住的乱颤。他说你醒了呀,要不要起来,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像是个人没骨头的人,但是这种酥麻又像磕了药一样让人开心,我开始对着他说胡话,说恶心的情话,好想你呀你怎么这么可爱。支撑着坐起来,根本撑不住自己,一下子趴在他身上。

阿坤说我跟喝醉了一样,借劲儿撒泼。我感觉这个麻药能让人浑身放松和失去对自己的控制力,跟我昨天看the good fight里女主喝的那瓶蘑菇药没啥区别,这个感觉很神奇。

我问阿坤结果出来了吗,他说都出来了没啥问题。赖在手术台上不想起来,想赖床那样好困啊,望着医院的白墙壁,感到自己还有放屁的能力,然后跟阿坤都活的好好地,感觉特别开心,其他啥好像都没这么重要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