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笔记:告诉别人他们看不见的事儿

放假这几天在看《贝索斯传-一网打尽》和亚马逊高管必读的一本书《黑天鹅》。黑天鹅写得冗长,剔除掉里面的大规模的例子文本大概能少4/5, 但是有些点还是蛮有意思。我尝试把这两本书有意思的部分都摘录下来,找到一些共通点。我最近的学习习惯是,孤立的块状信息单次吸收完总是很快忘记,不如把他们并列罗列出来,串联找到联系来加深自己对他们的理解和记忆。

这又说到我最近在干的另一件事,我想build up自己的信息处理system。之前自己阅读信息总是很随意,实际的吸收效率之低令人发指。我想正是因为自己总是没有意识也没有体系的吸收信息,对任何事的了解才这样泛泛不精。一边建立自己的信息处理系统,一边也是重新反观自己到底对什么东西感兴趣,找到自己的突破点。这个system 如何run起来我要考虑:信息源来自哪里,我读完以后怎么消化,怎么把还不错的文章反复读,并且与其他之前的笔记建立联系,哪些笔记用电脑note记录,哪些用手写卡片和线圈本加深记忆,我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

这一套学习习惯我想重新建立起来。


说回到贝索斯传和黑天鹅,我简要先摘抄下文字笔记再来找联系。以下是《贝索斯传》

当 时 贝 佐 斯 仔 细 研 究 了 几 位 商 业 巨 贾 的 情 况 , 他 非 常 崇 拜 来 自 于 弗 吉 尼 亚 州 的 一 位 创 业 者 弗 兰 克 · 米 克 斯 ( F r a n k M e e k s ) , 他 曾 经 因 为 拥 有 多 米 诺 比 萨 特 许 经 营 权 而 发 了 大 财 。 贝 佐 斯 还 非 常 敬 重 计 算 机 领 域 的 先 驱 科 学 家 艾 伦 · 凯 ( A l a n K a y ) , 时 常 引 用 他 的 观 点 , 认 为 “ 好 点 子 能 抵 8 0 分 智 商 数 值 ” — — 这 意 味 着 用 新 的 视 角 看 待 问 题 能 提 高 人 的 理 解 力 。 米 纳 说 : “ 他 在 校 期 间 得 到 了 每 个 人 的 帮 助 , 我 想 杰 夫 只 要 能 从 对 方 身 上 学 到 东 西 , 他 不 会 错 过 任 何 一 次 机 会 。 ”

贝佐斯吸取了沃尔顿自传中的精华,而且沿用沃尔玛创始人的节俭作风以及“崇尚行动”的做法,并使其融入了亚马逊的文化中。在送给凯瑟琳·达尔泽尔的那本书中,他特意强调了一段文字,里面描述说,要从竞争对手身上吸取最好的想法。贝佐斯认为,每一家零售企业都应该站在前一位巨人的肩膀上。这本自传与亚马逊的创始人产生了共鸣。

贝 佐 斯 对 任 何 事 情 都 秉 承 认 真 分 析 的 态 度 , 包 括 社 会 环 境 。 他 单 身 的 时 候 , 曾 经 进 修 舞 蹈 , 因 为 他 盘 算 着 这 会 增 加 他 遇 到 优 秀 女 孩 的 概 率 。戴 维 和 贝 佐 斯 每 周 都 会 碰 面 , 在 这 几 个 小 时 里 , 他 们 就 未 来 技 术 浪 潮 进 行 一 场 头 脑 风 暴 , 贝 佐 斯 记 下 这 些 想 法 , 并 且 针 对 其 可 行 性 展 开 调 研 。 6 早 在 1 9 9 4 年 初 , 几 个 超 前 的 商 业 计 划 就 在 贝 佐 斯 、 戴 维 以 及 萧 氏 公 司 其 他 员 工 的 讨 论 中 不 断 酝 酿 着 。

戴 维 对 互 联 网 的 重 要 性 深 信 不 疑 , 这 激 发 了 贝 佐 斯 的 兴 趣 , 他 开 始 研 究 互 联 网 的 发 展。贝 佐 斯 认 为 , 囊 括 所 有 物 品 的 “ 万 货 商 店 ” 计 划 不 太 务 实 — — 至 少 起 初 是 这 样 的 。 他 列 了 一 张 单 子 , 上 面 有 2 0 种 产 品 门 类 , 其 中 包 括 电 脑 软 件 、 办 公 用 具 、 服 装 产 品 和 音 乐 等 。 最 终 , 他 认 定 最 佳 选 择 是 图 书 。

但 在 下 面 的 一 个 小 时 里 , 贝 佐 斯 仔 细 倾 听 , 从 一 个 经 验 丰 富 的 老 零 售 商 那 里 吸 取 了 重 要 经 验 。 西 格 尔 向 贝 佐 斯 介 绍 了 好 事 多 的 经 营 模 式 : 全 是 关 于 顾 客 忠 诚 度 的 问 题 。 平 均 每 一 个 仓 库 里 都 有 大 约 4 0 0 0 件 货 品 , 包 括 有 限 的 季 节 性 产 品 和 被 称 作 “ 寻 宝 ” 的 时 尚 产 品 ( t r e a s u r e h u n t ) 。 虽 然 有 些 个 别 产 品 的 选 择 有 限 , 但 很 多 产 品 的 数 量 都 很 齐 全 — — 并 且 都 是 超 低 的 价 格 。 好 事 多 成 批 购 进 , 然 后 按 标 准 加 价 , 全 部 加 价 1 4 % , 虽 然 有 些 可 以 多 加 一 些 。 公 司 也 不 做 广 告 , 从 每 年 的 会 员 费 中 赚 取 大 部 分 毛 利 。他 说 : “ 我 一 直 认 为 , 我 们 的 这 些 绝 佳 创 意 也 都 是 我 们 厚 颜 无 耻 地 偷 来 的 。 ”


以下来自《黑天鹅》:

奇怪的是,对我有影响的书不是某个思想家写的,而是一名记者写的。我感觉这本日记提出了一种非同寻常的视角。为什么?很简单,这日记在历史事件正在发生时描述它们,而不是事后描述。非理论化的历史正在我面前上演。我们喜欢故事,喜欢总结,喜欢简化,而不是原始真相。叙述谬误指的是我们在编造理由或强加一种逻辑关系的情况下观察一系列事实。

它也解释了为什么黑天鹅事件会发生,而我们无法从中学习,因为没有发生的黑天鹅现象太抽象了。我们喜欢可触摸的东西,被证实的东西,显而易见的东西,真实的东西,可见的东西,具体的东西,已观察的东西,而我们最喜欢的,是故事。我们自然不会意识到自己不会学习。这个问题产生于我们的思维结构:我们不学习规律,而是学习事实,而且只学事实。有效市场的思想认为,从证券交易中是无法获得利润的,因为这些金融工具自动地包含了所有可获得的信息。公共信息是无用的,数百万人都知道的信息不会给你任何优势。于是我放弃了阅读报纸和看电视,这为我空出大量时间。

看到我们在预测方面如此普遍的错误,读者或许会感到不安,并希望知道该怎么办。但假如你抛弃想去准确地预测未来的想法,你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只要你记住预测的局限性。知道你无法预测,并不意味着你不能从未来的不可预测性中获益。反复尝试,把生活中的「正面意外」最大化。「你必须爱上失败」,或者承认小的失败是生活的必须。实际上,我立即适应了美国的原因就在于美国文化鼓励失败,而不像欧洲和亚洲文化把失败视为耻辱和尴尬。

人们经常耻于遭受失败,所以他们采取的策略波动性很小,但蕴藏着遭受巨大损失的风险。人们讨厌波动性,因此采用可能招致重大失败的策划。我们必须接受极端斯坦,接受赢者通吃,并找到把它变得易于接受的办法。增加正面不确定性进入生活的机会,另外不要害怕小的失败。如此以来叠加正面的黑天鹅影响。

我努力把我作为证券交易者的「杠铃」策略策略推广到真实生活中。如果你知道容易犯预测错误,并且承认大部分风险管理方法是有缺陷的,因为有黑天鹅事件的影响,那么你的策略应该极度保守或极度冒险,而不是一般保守或一般冒险。把一定比例的钱,比如85%-90%投入极为安全的投资工具,比如国债,余下的10%-15%投入极具投机性的赌博中,用尽可能多的财务杠杆。这样一来,你就不受错误的风险管理的影响,没有黑天鹅能够超越你的底线伤害你了,因为你的储备金最大限度地投入了安全的投资工具。你剪掉了对你有害的「不可计算的风险」,你不是承担中等风险,而是一边承担高风险,一边承担不确定性风险。二者的平均值是中等风险,但能使你从黑天鹅事件中获益。这种「凸性组合可以运用到生活的所有方面。
不要把钱投入「中等风险」的投资,你怎么知道它时中等的?听某个专家说的?

不要寻找精确和局部的东西。不要在每天早上寻找特定的东西,而要努力工作,并让意外进入你的生活。正面黑天鹅有一个前提:你必须把自己置于它的影响之下。努力工作不是要做无聊的工作,而是搜寻这些机会,并尽可能扩大它们对你的影响。鸡尾酒会上的随意聊天通常能够导致较大的突破,而不是鼓噪的通信或电话谈话。去参加聚会吧!


想到April和迅雷每天在创意园瞎晃是在把更多的机会和意外揽入自己的生活中,而被困在办公室乖乖上班的白领则隔绝了一切正向的意外。简单写写看完这两本书我的感受:

  1. 继续读传记,阅读国内外优秀 startup 创始人及相关投资人的访谈、聊天和经验分享,用人来发现信息。从人身上吸取最好的想法,听第一视角的观察和想法,看别人是怎么思考问题的。发现这种一手的叙述往往更加能看出做事的初心和方法,比被转述的分析有意思多了。
  2. 针对记录到的想法进行可行性分析,真正落地调研分析师我的弱项。想切实调研一下深圳本土的产业,开始关注数据和报表。想想之前看的趋势,匹配自己有什么可以做的?(对赚钱这件事儿有什么建议?张颖回:拿一张纸,做你自己的优缺点、最大的兴趣是什么。在另外一边,去查查哪些行业在未来一段时间是蓬勃发展的,细化到头部到中级到创业公司。这个表应该是持续在更新的。然后,你就想怎么去匹配。)
  3. 增加一手信息源。要原话,而非被简化被解释过的叙述谬误,这就是Twitter直接关注人而非听媒体传声筒的意义。这点跟第1点其实相似。
  4. 每日处理的信息一定是去帮助自己抽象理解规律,不是只看见现实。只有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才能给自己带来优势。好奇心俱乐部做记录,做内容是做具体的可见的事物,是情怀,所以赚不到钱。产生信息差和优势的地方一定是在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5. 关于投资的逻辑,接受波动性风险,应对波动性,才有随机变化前进策略:一方面有保底的,一方面激进的追求波动性。如85%-90%投入极为安全的投资工具,15%进行激进型投资。这点跟寺山修斯的单一奢华主义类似。在某一方面做到极致比全面平庸要好得多。
  6. 增加正面不确定性进入生活的概率,不要害怕小的失败。如此以来叠加正面的黑天鹅影响。要理解小的失败是把自己置身黑天鹅影响范围的前提,害怕失败就是放弃波动性。这一条简而言之就是要继续折腾,多折腾才有可能多让新的事情发生,让新的好的事情发生。

我又想起一一里面的那句「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我想,这样一定天天都很好玩。」因为这个理由,好奇心俱乐部更应该为自己而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做。为了慢慢更多了解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而重心不再是攒别人,而是为自己,真正回到大憨和她的朋友们。

以上都是抽象想法,下一篇想写写自己的这个信息处理系统具体怎么建立起来。真正把上面想做的运行起来。

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