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迟早更新

很早就在手机上订阅了数十个播客,但开始每天都比较固定地听是从走路上班以后。作为一种天天在你耳边说话的媒介, 主播个人的视角亲切私密,分享更带着人味儿。《迟早更新》是近期听得最多的一档播客,也是因为喜欢任宁这个人,决定单独拎出来讲讲。

一。

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

《迟早更新》是一对couple业余的思考笔记,也是主播任宁为自己的风投 ONES Ventures 做的音频记录 。作为投资人所擅长的批判性思考,以及凭借行业人脉邀请到的嘉宾,任宁的单口还有对谈都非常精彩。而播客内容本身也在发出一种信号,吸引对路的人来与 ONES Ventures 合作,是很扎实的品牌竖立。官网的介绍是这么写的:”这是一档探讨科技、商业、设计和生活之间混沌关系的播客节目。我们希望通过这档播客,能让熟悉的事物变得新鲜,让新鲜的事物变得熟悉。” 说到「混沌关系」,任宁确实有一种东拉西扯的能力,这也是我听他播客最享受的地方。从生活中的一则新闻,一件正发生的小事延展开去,东拉西扯串联起很多看似不相关的历史脉络或商业洞察。

我很迷这在不同领域之间寻找交叉串联的能力,我一直在想他是怎么做到的呢,他是怎么能既有远距离发散联想又能回归到本质找到事物相似之处的呢?我甚至找了个周末专门去阅读每一篇背后的 shownotes,尝试从他引用的问题书、论文、研究报告找到他的思考逻辑。

二。

我最近在想我听播客其实是在听什么?

对于每期讨论我关注的是:1)如何发散:一种知识边界上的闲晃、进入我未知领域; 2)如何串联:不同交叉领域如何穿连起来,重新组织对一个问题的信息结构。

每个想法之间的关系,远比想法本身更为重要。 这种远距离交叉联想无法简单在搜索引擎中寻得,更多来自于一个人的视野、品味及思考能力。我对主播目光所及有哪些可以连接的点感兴趣,很多时候它打破了我自己filter buble。有一期关于「复杂性」播客里的 shownotes ,从一些角度呼应任宁的思维方法:复杂性研究并非一门学科,而是一套思维工具和方法,它可以用来解释各个领域的系统性问题。查理芒格提倡「多元思维模型」,简单地说就是将各学科的常识————非常基础的知识综合在一起来分析问题。芒格把人们的观念和方法比为「工具」。他所有工具包括历史学、心理学、生理学、数学、工程学、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统计学、经济学等。

我猜任宁作为投资人,本身就有在不同领域建立个人知识模型的习惯,每遇到一个新的问题就进行以此新的的模型交互组块。另一方面我意识到,复杂性是一个群体交互的结果,我在任宁引用的 shownotes 里有时会看到思想发展脉络。如复杂性思维/认知科学:任宁- 司马贺- 纳博科夫 – 查理芒格。类似这样,前人被更早的前人影响,往前溯源发现不同人提供不同角度的思考交互。

回到做播客的具体方法,任宁介绍他的方法是「零存整取的方法」:

  • 一个活页本(A4尺寸)
  • 如果想到一个话题比较有趣,在每页的 title 写下这个话题
  • 在日常阅读纸质书,或跟人聊天,或者阅读网页受到相关启发,就把它记录下来,写的东西凑齐一页A4纸以后,就足以撑起一期节目,然后可以挑挑拣拣,就有了一期节目的材料

看任宁信息获取渠道有个感受,书是很大一部分信息来源,他的阅读量极大。书的特点是有结构的知识,不是散装的信息,因此一本书可以把很多信息串起来打包理解透,增大一个组块的信息量。不同书之间的并置和跳跃,又增加了远距离联想的可能性。我最近也学习用书来做日常信息源,发现把书作为素材时,不会困在字句里(不会觉得读很久读不完很痛苦),更多是从结构上帮助自己梳理逻辑。

听《迟早更新》对我一个更直接的触动还是要更多关注外部更大的世界。有一年过年陪我爸妈打牌。我问我妈,我好像怎么打水平都没什么提高,怎么破。我妈回:「你要开始关心周围的人出得都是些什么牌而不只是只盯着自己手中那点牌牌技自然就上来了。」

三。

最后关于录播客这件事儿,有一期任宁和枪枪谈到自己的感受,我深以为然。

  • 做播客的灵感来自于日常的阅读和思考。准备一期的话题过程是给自己想法的一个归档,找锚点(最开始的话题),后面零散的想法都有一个吸附点;
  • 做播客也是给和朋友们感情的一个声音归档,也是一个身份借口去认识想认识的新朋友;
  • 不用包袱太大,做播客前提首先是满足自己,自娱自乐的产物,给别人不过是一个个人视角。

「写作和录播客是一个产生想法的方式,而不只是一个记录想法的方式。」如果你也拥有一把这样的锤子,你就能在生活里各处发现钉子,而不是什么也看不见。

以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